永续时尚:引领快时尚竞赛

时尚业是世界上最大的污染之一为了寻求更可持续的工作方式位于阿姆斯特丹非盈利平台永续时尚 (Fashion for Good)旨在藉叹为观止的办公室活动空间和博物馆,目的在连结提供信息给所有主要参与者与消费者永续时尚的传媒经理安妮罗.克莱芬.葛兰(Anne-Ro Klevant Groen) 解释须加快脚步遏止快时尚

Words

Marieke Verhoeven

Photos

Jordi Huisman

在谷歌输入一连串时尚相关术语,将能获取针对各类主题从‘时尚产业污染’到‘时尚产业统计’等数百万次的点击。随着我们在各生活层面对环境意识的增加,时尚对环境造成的影响已成为一个热门话题。

每年时尚业用掉了惊人的1.5万亿公升的水,约20%的水污染来自纺织品的处理和染色。除了水污染之外,还有更多对环境的负面影响,更别说那些经常被迫在恶劣环境底下工作的工人们了。回收并非对策,且仅只有不到1%的服装材料被回收。每秒就有载满纺织品的卡车被送往垃圾掩埋场或烧毁。快时尚竟变得如此毒害,所以它排名前五大污染产业之一。

当消费者对这些令人震惊的数据越了解,仍还有许多未完成的工作要做。此时就是永续时尚发挥作用的时候。位于阿姆斯特丹市中心的这间纪念建筑物的国际平台,其致力帮助各领域实现更具可持续性的时尚产业。 2017年3月永续时尚与创始伙伴C&A基金会合作,旨在将时尚锁链中连结所有参与者,从品牌和供应商,到创新者和消费者,共同努力让时尚业成为好的影响力。但讽刺的是,这座建筑被快时尚连锁店包围,许多购物者可能会经过,不知道里面正发生令人兴奋的活动。这里最精彩的是未来博物馆,访客可用有趣的方式探索时尚业的事实与数据。

走出了博物馆,还有更多有趣的楼层等着探索。Anne-Ro领着路,并解释着:“我们主要目标是用有趣的方式介绍访客时尚的事实和迷思。” “我们以互动的方式去做:你可以实际体会纺织布料、观看在工人们工厂工作的视频,并且在我们的商店,你可购买可持续品牌制成的衣服。”正当我们闲逛时,安妮罗既快又热情的说: “这里是一间设计T恤的工作室,在这你可设计和打印自己摇篮到摇篮认证的T恤。我们也有个位于1楼的创新室,展示了当前与我们合作的伙伴产品,范围从香菇制皮的背心到100%可持续颜料染色的连衣裙。然后还有一个我们定期举办研讨会和讲座的活动空间。”

安妮罗说:“许多来到博物馆或者在线联系我们的人已充分了解并对这个主题充满热情。这很棒,因为我们并非想自以为了解一切。我们总是欢迎批评和新想法。”

“这是一间既务实又乐观的博物馆;我们并不愿吓到或者沮丧人们。”

藉由以不同以往的创新和新科技的故事近距离呈现,鼓励访客仔细审视自己的购物行为,并为他们的时尚之旅留下可行的步骤。安妮罗说: “或者我们可称,制定自己的好时尚行动计划,”。 “这就像是一个让事情变得更好的待办清单。这些可以是从缝纫课到复古购物或去听专家讲课。“根据他们的兴趣,来访后访客会收到有关未来活动的通知。这种方式,永续时尚旨在提供人们消息并以有趣的方式激励坚持他们的行动计划。 安妮罗强调着: “这是一间既务实又乐观的博物馆,我们并不愿吓到或者沮丧人们。”“但如果您真的受到启发并想自行生产可持续服装,我们还提供一个开源网络,在这大家可找到相关信息,并链接到也许能帮助到你的各领域参与者。”

当谈及她的个人动力,安妮罗(她的姓氏葛兰 “Groen”,有趣的是荷兰语意为“绿色”)在五年前开始更关注可持续性发展议题。她说,我变得对于吃肉类更加有意识,我的购物习惯以及我对环境整体的贡献。 “我还观看了一些Netflix上的纪录片,如: 真正的成本” (The True Cost),并得到一个结论,我无法再认同自己对一个只是围绕在尽可能制造与销售的快时尚产业了。

安妮罗对这个议题并不陌生,因为她早已在这个行业得到丰富的经验。高中时期进入时尚界当兼职模特儿,她之后读的是新闻学,并在时尚Cosmopolitan和红袖Grazia等时尚杂志工作过,并开始从事时尚公关和营销的工作。 安妮罗也曾为主要国际品牌Tommy Hilfiger和Karl Lagerfeld工作过。

“教育年轻人关于时尚污染带来的影响是如此重要。越早对他人的购物行为引起影响就越好。”

当永续时尚找安妮罗担任传媒经理一职时,这是个简单的决定。她解释: “我想为可持续发展领域工作,但我并不想为行动或说服组织去工作。” “我想直接在这个行业工作,我觉得我会有更多的影响。我喜欢这份工作,因为我可直接与商业、消费者双方合作。你如何以不同的方式传达信息给专家和一般大众呢?

永续时尚有各类重要的使命,其中之一就是联系大品牌与可持续发展领域的初创公司。 安妮罗解释说:“在创办永续时尚时,我们注意到世界上有许多很棒的解决方案能帮助产业更具可持续性。问题是这些通常是初创公司,缺乏宣传其产品与大品牌或制造商的经验。

永续时尚是连接两个世界的缺失环节。其核心业务是成为一个创新平台,提供初创和规模化的企划,并提供资金给全球创新者。资金来自创始伙伴C&A基金,目前涉及的企业伙伴包括Stella McCartney和Zalando。 安妮罗解释说:“与我们的企业伙伴一起,首先我们决定他们对未来可持续发展的主要目标,并尝试在全球找到可帮助他们实现目标的年轻创新者。” “例如Stella McCartney正寻找一种取代皮革的可生物分解的新材料,我们将她与合适的人做连接。但也可能是一间寻求区块链技术的公司,帮助他们在业务工作上更透明。” 随着搜寻的过程不停进行,永续时尚也同时培训初创公司在法律、开创、策略和财务等领域。安妮罗说: “我们提供他们为期三个月的特别计划,他们也会与我们所有的企业伙伴见面。”

“显然学习的过程是双向的,这对年轻的初创公司而言,能了解这些大公司的内部运作是极度可贵的,反之亦然。扩张项目较适用于那些已从初创阶段发展起来的公司,寻求帮助他们业务成长、并解决长期的策略问题。然后还有一个好时尚基金,这表示当初创或扩大规模公司需要资金的投资时,可帮助实现他们的理想。这可能是研究的资金,也能是投资给愿意并生产可持续材料的工厂。

安妮罗说,永续时尚的总部位于阿姆斯特丹并非巧合。 “荷兰的创业环境相当强劲,我们许多企业伙伴,如PVH Corp [Tommy Hilfiger和Calvin Klein的老板],也在这设置欧洲总部。就地理位置而言,我们也能容易的在同日结合亚洲和美国的时区。

当然,真正的改变无法仅凭一位参与者独自办到,它必须是由品牌、政府、制造商和消费者承担责任的组合。随着消费者意识到每两周在商店里开设新系列并不正常,几间快时尚连锁店的利润已经降低,当消费者也意识到店铺每两周就推出新系列并不正常。瑞典快时尚巨头H&M,继Inditex之后为全球第二大时尚零售商 – 2018年2月的报告,其第一季度的利润下降44%,营业利润下降62%,数据为近20年来最低。

安妮罗在私人生活中是个有意识的消费者,但她很注意不将自己的观点强加给别人。“我并不是一个告诉别人他们做错了什么,或者应该改变什么的传教士。我也意识到,如果你的预算不多,投资在较昂贵的可持续性时尚也不太容易。但还是有其他的选择,例如,在阿姆斯特丹几乎每个周末都有令人惊奇的二手市集。在我自己的朋友圈,我真的看到大家在行为上的转变,并且我为如: 交换衣服或销售衣柜等私人、自发性的活动而欢呼。这带给我希望与能量。

 

更多有关永续时尚的信息访其网站

“这是一间既务实又乐观的博物馆;我们并不愿吓到或者沮丧人们。”

当然,真正的改变无法仅凭一位参与者独自办到,它必须是由品牌、政府、制造商和消费者承担责任的组合。随着消费者意识到每两周在商店里开设新系列并不正常,几间快时尚连锁店的利润已经降低,当消费者也意识到店铺每两周就推出新系列并不正常。瑞典快时尚巨头H&M,继Inditex之后为全球第二大时尚零售商 – 2018年2月的报告,其第一季度的利润下降44%,营业利润下降62%,数据为近20年来最低。

安妮罗在私人生活中是个有意识的消费者,但她很注意不将自己的观点强加给别人。“我并不是一个告诉别人他们做错了什么,或者应该改变什么的传教士。我也意识到,如果你的预算不多,投资在较昂贵的可持续性时尚也不太容易。但还是有其他的选择,例如,在阿姆斯特丹几乎每个周末都有令人惊奇的二手市集。在我自己的朋友圈,我真的看到大家在行为上的转变,并且我为如: 交换衣服或销售衣柜等私人、自发性的活动而欢呼。这带给我希望与能量。

更多有关永续时尚的信息访其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