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 约纳 芙穆伦 (Do Janne Vermeulen): 更进一步带领我们迈向碳中性城市

那些做着碳中性城市梦想的人,很快就会有为灵感的辉煌指标。位于阿姆斯特丹高73米新创可持续性建筑HAUT预计于2021年春季完工,并有2200吨的二氧化碳将被储存在建筑中的木料里。为此项目操刀的V团队 (Team V) 建筑事务所的都 约纳 芙穆伦,和我们解释为何她热衷创建有故事的建筑物、并且一次一木片帮助拯救地球。

Words

Marieke Verhoeven

Photos

Jordi Huisman

都 约纳喜欢戴着安全帽、着工作靴置身于施工处,如同荷兰谚语 “躬行实践”。事实上,我们在V团队位于阿姆斯特丹Oostenburgereiland的办公室见面。位在阿姆斯特河岸上的HAUT建筑案,仍然属于早期阶段。17世纪时,城市东边的这块区域VOC (荷兰东印度公司),设置了许多造船厂。后来这座岛,(技术上而言它已不是座岛了),成为蒸汽机和火车头的制造中心。旧仓库现在摇身一变为办活动的场地,仍然带来原始和工业的感觉。相较之下,V团队位于INIT大楼,其令人惊叹的玻璃建筑办公室,2005年前为荷兰的龙头报业出版商De Persgroep占据。

都 约纳与耶荣 泛舒藤 (Jeroen Van Schooten)和杰瑞 泛赫 (Gerard Van Hoorn)一起在2013年创立,这间公司已拥有显赫的背景,包括承办海牙财政部,鹿特丹中央火车站和埃因霍温科技大学阿特拉斯大楼的翻新工程。约纳刚从多伦多出差回来,她在那做了关于可持续建筑的演讲,身着深蓝色连衣裙的她说挺劳累的,但看着依旧容光焕发。 “建筑师并非朝九晚五的工作,她笑着说: “但我喜欢它充满活力和不可预测的特质,它让我保持警惕。”

“我认为创建有故事的大楼至关重要。”

建筑业本来并非都约纳的选择,她在乌得勒支附近的一个小镇长大,在学时感兴趣的是科学和写作。 “我决定去英国巴斯艺术与设计学院学习,并立刻喜欢上创作的氛围,但在第一年之后,我意识到自己想在社会中发挥更积极的作用,不认同”只是“创造自己的希望,并将它传到世界如此而已。实现项目所需的协同合作才是最让我感兴趣的事。”

于是她转学到伦敦巴特利特建筑学院。 约纳热情洋溢的说:“制作比例模型仍然是我最喜欢的工作项目之一,尽管有计算机模型的选择,但没有什么比制作实际微型建筑物,并欣赏最终成品的了 。完成学位后,都约纳在伦敦的Rick Mather Architects得到她的第一份工作,并成为美国弗吉尼亚美术馆建筑项目工作团队的一员。

2004年,都 约纳决定搬回荷兰,并非她不喜欢伦敦,而是因为有更激情的事进入她生命。 她笑着说: “我只是谈恋爱了!当时我交往的男朋友也是荷兰人,现在他是我的丈夫,也是我两个女儿的父亲。所以我搬回去并为MVSA Architects建筑事务所工作,它在荷兰、西班牙和瑞士接设有办事处的国际公司。“她就在这里遇到耶荣 (Jeroen),他们一起参与几个大型项目,包括海牙国防部的翻新工作。 她说:“那是我真正融合并投入的时候。 “我们需负责整个项目,我总是对可持续发展的概念非常热衷,这也是项目的重要因素。有如蜘蛛在网中,监督每一步过程,这是让我感到最舒服的地方。它现在依然是。"

“制作模型仍是我最喜欢的工作项目之一。”

到目前为止,她最具挑战性的项目之一应该是建造这幢21层的住宅大楼HAUT。 阿姆斯特丹市政府选择了 V团队建筑,以及Lingotto和Arup公司,共同开发这座非凡的的高楼建筑。 “阿姆斯特丹市邀请我们为阿姆斯特尔河创建一块土地的设计,”都 约纳向我们展示了这个计划。 “在40/30/30部门,他们采三个主要因素来判断建议:设计,可持续性和投标。 我们喜欢的事实是,可持续发展是非常重要的因素,实际上也是基于设计和可持续发展,并非靠成本而赢得项目投掷。

都约纳说:“采木材当主要建材是Arup的主意。其实这也是我们长久以来想尝试的,但是我们不知道是否能够创建一间全木制的73米高大楼。其他都市有可模拟的建案,如:维也纳的HoHo Wien 80米高的混泥土结构的混合建筑,与温哥华53米高的Brock Commons Tallwood House。"对国际间从事相同项目的公司中,都约纳并不感到威胁。“我们所追求的并非成为世界第一高的木制大楼,但我们为世界各地采用可持续性建材的同业们喝采。

HAUT使用交叉复合木材(CLT),其包括粘合在一起的锯木板。 HAUT的CLT供应源自奥地利针叶木,其具有快速增长率,这意味着实际上全球针叶木产量过剩。在奥地利森林中只需惊人的两个小时即可种植3000平方米的木材,这是用于建造HAUT的木材量。 都约纳说:“这种技术相对较新,并使用胶水使其足够强大,可用于建造这样的项目。但它也并非全然未使用混凝土; 地下室,一楼和二楼是由混凝土制成建筑的核心,以及两面墙高到六楼和九楼。每层楼面都有一层混凝土做隔音。

“实现项目所需的协同合作才是最让我感兴趣的事。”

目前在高层建筑中使用木材是全球建筑业中最热烈讨论的做法之一。除了在建筑中创新采用木材外,HAUT还将拥有能源生产的外墙,包括太阳能电池板,其产生的废水将被收集并用于灌溉绿色屋顶。因此,该设计获得了BREEAM(建筑研究机构环境评估方法,一种认定建筑项目可持续性标准的工具)杰出评比,这是可持续性的最高等级。 “我们也非常高兴ABN / AMRO银行愿意为这个项目提供抵押贷款和保险。即使我们超越满足所有资格条件的三倍,但对银行来说,投入一个全新的市场项目仍是种风险。

HAUT能称作是’高级时装,量身定制的建筑,并具有双重含义,因为荷兰语中的木材就是’hout’。由于销售价格每平方米订为7,000欧元,都约纳认为HAUT并非适合所有人。但到目前为止,我欣赏买家的地方在,他们大部分来自阿姆斯特丹当地而非国际投资客。她解释说,他们非常关注环境,并因为这的可持续特色而想要来这里住。“HAUT关注的是创建一个社区,而不是做投资机会。 我认为创建有故事的大楼至关重要。它的焦点并非总放在可持续发展上; 它可以是专注于将工作与生活完美融合的建筑。人们不想继续住在平庸无奇的建筑中,他们想要一些独特、别具一格的东西。

在运营公司和建立强大团队方面,都约纳坚信参与的力量。 “建筑是一项密集的工作,有时我们需长时间工作,但也必须有放松和训练团队的空间。我们并非随便自称为V团队!我们一起参加许多体育赛事,每年我们有举办家庭日。我认为一起做这些事情很重要。“督约纳住在位于这个城市东边的一个半岛– 婆罗洲岛,主要由90年代的新居民建构而成。她说: “我知道社区参与是如何运作的,有些人在那里生活了25年,并为他们的社区感到自豪。”

HAUT也面临一些挑战。 约纳解释着:“那就是说,我确实意识到身为建筑师所肩负的重大责任。如果做的对,你创建的大楼将可持续超越百年。唯一让我夜不能寐的根本本的问题:我们现在做的是好的吗?我们是以正确的方式进行的吗?我想最后,只有时间能证明一切。”

更多有关V团队建筑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