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解碼未来: 数码工作坊正赋与下一代权力

隐身在柏林米特区的一处安静角落,有群810岁的孩子窝在幻灯片屏幕前。

Words

Alison Rhoades

Photos

Valentina Culley-Foster

两位老师在他们前面示范如何通过代码让彩色动画的狗转圈、跳跃、往前走10步。时值午后,孩子们明显地感到疲惫,但仍有足够的精力叫喊着给动画狗下指令,并意识哪些代码才是可行的。示范过程很快就结束,一群人分成小组进行,每组都有一台彩色的MacBook,现在他们要运用刚才学到的技巧去制作属于自己的动画游戏,几小时后要给父母看成果。

这是德国的组织数码工作坊春季营的最后一日,该机构为612岁的孩子传授数码技能,让他们了解日常生活中的基础技术知识。这周成果,学员建造了机器人、尝试使用3D打印机、制作视频和编写自己的动画游戏代码。

数码工作坊的项目经理朱利亚爱霍夫说:他们的座右铭是从做中学习但让孩子知道自己到底要做甚么也同样重要。她解释着,孩子在生活上已被动吸收大量的科技信息,数码工作室的目标是让孩子更留心的参与。因此,这里让他们学习基本编码的程序语言、基础机器人学、甚至还有数码动画的知识。

数码工作坊正准备的工作是世界倡议的一部分,其目标让孩子们从小就开始学习程序编写。 美国总统奥巴马曾著名的讽刺说:别只会买视频游戏,自己来创造一个!”Code.orgGirls Who Code等许多组织,只是为推动下一代数字素养的一小部分。还无法阅读、写字的幼儿,其玩具中甚至发现能教他们编辑基本原理的玩具。但这只是好玩的游戏吗? 如果我们不确定他们在映射编程概念时是否如算数时那般流畅,那么我们是在危害孩子吗? 当科技在日常生活中变得越见普及,那些缺乏基本计算器素养的人在未来经济体系会被淘汰吗?

“我们必须要教育孩子为未知的未来做准备”

当我们一同挤在孩童的小椅子上时,朱利亚说: “我们必须要教育孩子为未知的未来做准备。目前,我们正教导他们一个或许当前已不复存在的现实,但这是我们未来会做的工作,未来那会是甚么我们仍毫无头绪。

数码工作坊是孩子们的乐园,里面有色彩鲜明的家具、互动性玩具、美术用品、墙上或柜子上的美术手工作品。 孩子们用名为Scratch的系统正着手制作动画狗,系统是由麻省理工媒体实验室的终身幼儿集团(Lifelong Kindergarten Goup)所开发而成,旨在帮助孩子学习基本程序编码。下一步,朱利亚向我们展示学员们制作的机器人,由计算器零件组成的硬件对象。那天早上,他们举办 6岁到7岁的亲子工作坊。她笑着说: “这里呢,父母和孩子们一同学习父母花时间与孩子们一起做些甚么,实在非常重要。

听见有人哭喊着,所以朱利亚必须先去看一下,并和一对玩膝上计算器而起争执的男孩说话。这是与孩子们工作的日常,简短的鼓励谈话后,他们编码制作的动画狗已开始能够跳舞、转圈和行动了,男孩们都笑了。

***

Verena Pausder两年前成立数码工作坊,与巴伐利亚玩具公司HABA合作,打造了一个专为教导孩子基本数码科技素养的组织。与HABA的关系意味着,与其每两年申请拨款或花宝贵时间募款,数码工作坊的时间能百分百投入在孩子身上。朱利亚说: “我们目标是可以自我生存,显然的这不会是棵摇钱树,但那不是重点。

虽然他们没有许多分店,但组织正迅速成长中。他们试验性计划在柏林揭开序幕,位于Linienstraße 和脸书在柏林的数码学习中心。 柏林成立一年后,他们在慕尼黑开了分店,随后也在汉堡、法兰克福和利普施塔特各开分店。

藉由和学校、私人研讨会或儿童学习营合作,数码工作坊试图尽可能地接触到更多孩童。他们与各城市分店内的机构保持密切合作,公立或私立学校定期举行研讨会或单一性的体验课程。数码工作坊负责教学内容、课程计划和材料。这表示教师们可以放松一下,并对如何在课堂上整合科技得到新的视野。

下午的私人教学让孩子学习特殊主题的课程,如编码、机器人学、我的世界(Minecraft)或视频制作等。在周末或假日,他们提供三小时的研讨会,或是为期一周的学习营让孩子能花足五天的时间浸营在大量的数码实验中。家长甚至可为孩子的生日聚会或特别活动预定一个研讨会。这个组织也和贫困社群合作,持柏林通行卡者可享75%的优惠。不意外的,大家对课程的需求很高,数码工作坊的课程老是被约满了。

朱利亚是工作坊的创始元老,她的学习背景是文化研究,但她也读过教育。她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反映了她对工作的热诚。我喜欢帮助大家相处,保持积极、解决问题和充满信心,这是我真正支持孩子的方式。

“根据我的经验,拥有一个致力于打造事业的团队真的很棒”

朱利亚也负责建立由教师、游戏设计师、编码家、教育家和文化学者组成的数码工作坊团队。她解释: “雇用教导员实在特别困难,因为他们除须具备技术上能力,同时也能将这些技术传授给年轻孩子。

“对我们来说,挑选教导员时观察他们与孩子之间的互动很重要,他们不只需拥有技术能力,就连教学能力也要懂得胜任。当然,他们在专业知识上已经很丰富,但他们须与孩子们所理解的一起工作,找到同时对教学和技术层面感兴趣的人并不容易。”

柏林的固定团队中包含了五位成员和几名自由职业者。 她笑着说:“根据我的经验,拥有一个致力于打造事业的团队真的很棒。

***

几乎不意外的是,教孩子学习计算器程序最近成了一种趋势。包含比尔盖兹内的许多专家,预言未来的就业市场前景黯淡,断言机器人和计算器程序将可取代多数人仰赖的工作。工厂的工作和顾客服务已开始受到冲击,交通运输业可能是下一波的受害者。根据纽约杂志报导,到2020年,科技产业将会增加一百万以上的职位。许多人认为,给孩子们学习编码语言就可让他们在数码世界中游刃有余,就是给他们一个更好的未来。毕竟, 在一个充满机器人的世界里,仍需要人类先给它们进行边写程序,不是吗?

克鲁在英国卫报表示,就算每位孩童长大后不会成为下一位比尔盖兹,编码所需的技能,主要是计算思维,可能成为孩子未来在职业和个人生涯里解决问题的宝贵工具。

他写计算思维” “教你如何用分解方式成一系列较容易管理的小问题来面对大问题。如同戏剧课里改善沟通技巧一样,科学也帮助我们了解周遭世界的奇妙,也许学习编码能让我们成为更好、更有效率的思考者。

城市如纽约,希望在10年内能为每位学童提供编码班,国家如爱沙尼亚和澳大利亚已开始将它编入国家教育必修课程。但德国在跟随教育科技方面的趋势着实慢了许多,有部分是来自经费问题,学校仰赖地方政府的预算,但这也是文化和世代人的问题。 朱利亚承认说:“尤其在德国对科技的态度是保守的。”然而有时候是教师不具备 “如何将科技整合到课堂上”该有的培训。德国的世代差距和过去旧时代模拟式教育文凭意味着老师,或许能接受新的想法,但缺乏将其带给学生的能力。

由于这个原因,数码工作坊也为教师提供训练,教导员可与他们的同事或单独前来学习这个前卫的教学工具,以帮助他们的学生用最新且令人兴奋的学习方式来吸收新知。朱利亚解释着,这不只是给老师们使用新的计算器或平板,而是训练他们如何更有效率的去使用: “有时候你见到学校有完善的计算器设备但却不懂得如何使用,你需要一个该如何利用它的概念和计划。

大家都知道,花太多时间在电视机前面对孩童的脑部有不良的影响,但多数专家同意 只要监控孩童使用平板或计算器就对其无害。再来,不可否认的是,孩童成长过程中,未来将会看到科技日新月异的变化,表示他们越早掌握使用技术以及限制越好。朱利亚同意“禁止它是没有意义的,当然你需要一些规范和协议,但我们无法避免这项话题,我们让学生 符合年龄的学习去面对数码世界,因为藉由面对它,会产生问题,我们去讨论它,而有了经验,这是让你获得信心的方式,学习知道自己的界线在哪里。这并非天生就有的,你需要去学习。”

***

很容易看出孩子们多么喜爱他们在数码工作坊的体验,正面反馈多的目不暇接。朱利亚惊呼着:  ‘我经常听到有人说这是我人生最好的一天!”’虽然她的工作需要长时间且耗费许多精力, 但有令人振奋的故事填满了她一周的工作时间是甚为值得的。

“几周前,有个常来我们这上课的女孩要求我们让她自己开一堂课给朋友上。她妈妈说教导员可以在但只是当作支持! 当然我们同意了,我感到这非常鼓舞人心,因为这是我们所希望的: 让孩子们有信心并且展示他们能做的事。

有鉴于目前科技产业中的性别差异,这个故事特别令人动容,甚至像谷歌这样的巨头内,全球员工中也只有30%为女性员工。先排除歧视的担忧,的确有文化因素阻碍女性投入对科技的兴趣,,事实上,即使在数码工作坊注册的男生人数也是多于女生。朱利亚承认,每当被问到组织内关于性别差异时我们必须去对抗这个差异。为了抗衡这个污点,他们提供国际女性日,也不时为女性举办免费学习营。

“因为和学校密切合作,我们真的可看到女生们有许多兴趣,她们也对工作感到兴奋。性别并非是她们真正不参与的原因,而是我注意到男孩们的父母,会替他们报名任何课程,但女孩呢父母显然会有些迟疑,他们不太相信女孩会对这感兴趣。”

当问到朱利亚对未来德国是否会整合编码到学校课程中时,朱利亚笑了,她承认说: “这是个难回答的问题,我认为学生该学的是需要甚么才能编写程序基础概念。有许多的程序语言,他们不用全部都学,但我认为对我们社会最重要的是让他们理解科技背后的过程。不然的话,你只是一个被动使用着。

朱利亚的主要目标是将科技视为一种加强教育学习过程的方式,而不是扰乱或危害。 她说:“我们用科技来当学习和教学的一种工具,这仍有许多浅力,我认为我们要持开放态度去面对。解密数码的工具有助于让孩子了解他们的极限。当你对科技能做甚么有充分的认知后,你也会更能理解它不能做甚么、或它不应该做的。

“我们用科技来当学习和教学的一种工具”

对未来的计划,朱利亚说数码工作坊有许多他们跟不上的新想法。她说其中之一是将合作学校范围扩大到更远的地方。 关于这点,他们正与能开到布兰登堡地区学校的公交车合作,公交车上将可作为研讨会的教室。除此之外,团队本身也不断的尝试学习新事物、跟上潮流,并将新科技整合到他们的流程中。 朱利亚说:“我们在做的每件事,同时也学习着。两年后,我们学到的比过去还要多,这就是过程。

下午315分,孩子们又再度聚集到幻灯片屏幕前,这次多了父母在身旁。老师做最后报告 他们的学生这周做了甚么,并附上了动态视频展示了所有进行中的企划案。然后是孩子们收到证书的时候,当学生一个接一个走上前领证时,房间爆满了掌声。他们完成了为期一周的数码冒险,并学到一系列的创造性项目,或许此外,对他们未来成为科技梦想家又迈进了一步。

更多数码工作坊信息请参阅官网: Digital Werksta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