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已经来临: 现在SPACE10希望普及化它

未来生活实验室SPACE10 的目标是为数以百万人创造更美好的生活,同时解决气候变迁、人口过剩、都市成长蔓延与缺乏食品安全等重大议题。同时在精神上保持轻松、艺术自由的心态。创办人约卡拉(Carla Cammilla Hjort) 与我们解释她对已来到未来的愿景。

Words

Michelle Arrouas

Photos

Marie Hald

SPACE10看起来像特有现代感的未来生活实验室。其位于哥本哈根的西桥区,原为肉品加工区,现则开满了酒吧、餐厅与年轻创意人士的办公室。开放式的办公场所、拥有大量植栽、轻巧的木制家具,搭配近年来各地从柏林至巴里岛,有如雨后春笋般明显相似的共同工作空间。彩虹旗帜在实验室建筑物顶端角落处飘扬,里头的20几名团队伙伴看着不像怪咖型的未来学家,而像都会潮人。

SPACE10由宜家家具赞助,发起人卡拉看起来像当代创意家,而非你所想在未来生活实验室里那种科幻狂热科学家。她认为,未来比大家所想象的还要接近,且一点也不科幻。

卡拉说:“我喜欢的说法是,未来已经来了,它只是没有平均分配。”引言出自于作家吉威廉(William Gibson) 的黑色科幻小说,其创造了网络空间一词。与他一样,卡拉展望未来,她只是没有放得太远。“对我来说,我们在SPACE10所做的研究并非全然是未来或科幻属性的。我们做的工作是那些在5到10年间将成为日常生活相关的东西。

实验室的工作其实也未如大家所想的那么未来感: SPACE10的核心理念围绕着当前趋势,并提出关乎人们当今与未来生活相关领域的创新想法。

虽然许多哥本哈根人将卡拉视为当地知名DJ,企业知道卡拉有创建社群的能力。她曾在修道院住了一年、曾是女同性恋流行乐团Fagget Fairys成员、并在哥本哈根成功地举办艺术节。这些看来不像是寻常履历表上让你能拿到未来实验室领导一职的经历,但对卡拉和宜家长官们而言,一切都合情合理。

2014年卡拉首次与瑞典家具巨头合作时,被要求对成立社群一题发表演说。这场讲座反应热烈,她的艺术搜集团队ArtRebels 得到参与设计宜家家具新系列。卡拉在20多岁,因对DJ工作感到厌倦时而成立了艺术搜集团队。她的周末几乎是忙碌的,但平日空闲着,所以她决定成立ArtRebels,以帮助那些对营销自己一窍不通的艺术家,可通过创意企划来谋生。团队渐渐壮大,很快的ArtRebels帮大型企业,甚至丹麦王储公主玛莉的基金会制作广告宣传、也替哥本哈根的新锐艺术家当代理人、并负责经营丹麦知名艺术节Trailerpark。

其实为宜家创造色彩缤纷Kråkvig (瑞典词意:叛逆) 系列,不在创意工作室的舒适圈内,但却是硕大的成功。首次会议的18个月后,同时,当上宜家首席执行官的骆托约(Torbjörn Löof),要求卡拉做出更大的计划。

“有些人认为愿景是很天真的,但假如我们想要跟上,就需突破界线。”

她回想:“他人在机场打这通电话来,起先我以为他只是祝贺我ArtRebels系列。然后他说得到一份新工作,他想为宜家创造更好的将来,于是他想到我。当时没有任何具体计划或目标的前提,他只想先跟我说,让我考虑并回复。我立刻就知道这可能是一件大事的开始。

卡拉挂上电话后就去工作。接下来的两周,她与工作伙伴卡西蒙 (Simon Caspersen) 闭关,不屈不饶的做研究、集体讨论并产生新想法。最后,他们想出了一个非营利、未来生活实验室的点子。西蒙正于从事的ArtRebels工作冈位休息中,去追求他对记录电影制作的热情,但卡拉要他重新思考转换事业跑道一事。“我跟他说我想做一个为期三年的企划,问他是否有愿意参与。尔后,我们飞到荷兰提出这个想法。”

四年后,卡拉和西蒙领我们参观位于哥本哈根明亮且通风的办公室,前工业大楼改造的三层楼房。和宜家签订的三年合约也被无限期延长,团队成长也超过20名员工。除了正职员工外,SPACE10邀请专业团队加入实验室来做短期驻点。创新实验室的成果已引起全球性的瞩目。宜家只是推出创新实验室众的多大公司之一,专注在公司商业模式如何被颠覆,及公司该如何成为突破创新的一部分,而不是成为它的受害者。

宜家已发现可能影响商业模式的五种微型趋势。基于这些结果,卡拉与团队、西蒙、车吉利(Guillaume Charny-Brunet) 和璞盖文 (Kaave Pur) 决定专注在三个主要方向。 SPACE10将研究循环经济、数码力量和社会互动性所带来的浅力与挑战。四方工作的核心元素也是宜家在自家营销材料的主理念之一: 想为多数人尽可能地创造出更好的日常生活。

当团队能自由地去追求所想研究、或认为有趣的企划案时,他们已选择将部分重点放在宜家已开始积极参与的领域。

卡拉说: “当选择研究领域时,我们一直很务实,最主要这对我们而言是有意义的,并与我们气味相投。举例来说,我们都知道宜家越来越关注在食品方面,于是我们有必要去研究如何确保未来食安与可持续性。当我们得知宜家拥有欧洲最大房地产开发公司时,我们的研究则关注在共享居住也是其来有自的,那也可能是宜家投资的相关领域。”

在这些领域中,团队已研发出几项引发全球媒体兴趣的项目。当SPACE10推出宜家出售三种浅在热门又不失传统的肉丸子新版本时,已获得头条新闻瞩目。这三种分别是由昆虫、都会农作物、厨余制成的。一个大型研究项目网页内容包含好玩、且色彩丰富,调查人们的对共同生活的态度,也引起了关注。当SPCAE10展示了他们对自动驾驶车的愿景时,并非如其它创新实验室所展出的时尚机械机器般,他们将自驾车改造为有轮子的房间。自驾车的研究报告中,实验室共推出了七种样品,从时髦客厅到农地、医疗诊所和移动办公室。

SPACE10也在都市的地下室进行水耕与鱼菜共生实验。实验室以大楼的可以复制和环境调整的形式提出了一个低价、可持续性发展住宅家园。其团队正思考共同生活的概念,近年来在社群的远程办公已蓬勃发展,可重铸亚洲急需经济适用房的大城市。这个企划目前尚未公开展示给大众,但团队成员皆充满希望。

SPACE10完全由宜家赞助、成立为非营利机构,故没有赚钱的压力。这让团队免于商业主义的束缚,并将实验室改造为创造力思维者的游乐场。

卡拉说: “我们无须考虑赚钱这点是个巨大优势,意味着我们可真正思考想法,而非须立即执行它们才有收入。

举个例子共同生活的例子,突然间,好多时髦的新地方出现了,但很多人似乎没有对如何去真正创建一个社群、避免许多人搬入时避免社会孤立的议题去好好的研究。我们在宜家的联络窗口可能也不会介意,我们是否能创造出真正可赚钱的东西,但当我们呈上出正确的想法时,他们也准备好投资。

缺乏商业性质的压力也对创造力有些冲击,有些人会觉得团队是有那么点—幼稚。

我们可更关注于解决方案而非问题的本身,并得到更多未来的正面愿景。有些人认为愿景是很天真的,但假如我们想要跟上发展,就需突破界线。卡拉说: “当然我们希望宜家能认同我们一些具有创意又疯狂的想法。”

“当涉及到所有权问题时,会产生巨大的转变”

她知道说服宜家追求她实验室所创造出的想法只是一个开始。世界公民将适应未来在地球上有更多的人类,气候变迁也将改变我们的居住方式,尤其在大城市,食品安全将成为多数人关注的议题。然而在许多领域当中,已开始有些心理准备了。越来越多人,尤其是欧洲的青年,因环境因素而减少肉类饮食。近年来,关乎我们如何旅行及使用航空公司的频率已是主要讨论议题。人数暴增的自由工作者和远程办公者也促使大家去重新思考工作方式。当全球各城市租金上涨时,有越来越多的人正尝试共享生活。

卡拉说: “当涉及到所有权问题时,会产生巨大的转变,在我们过去如何生活与工作一直是主要因素。过去100年来,我们曾追求所谓的核心家庭模式,我们将自己隔绝在称之为家的小盒子里,我们用另一个有轮子的盒子到办公室,谈到工作时,我们努力为稳定生活而奋斗。但许多人发现这样的生活方式挺孤立的,这为都市带来糟糕的基础设施与孤寂感。此问题已存在一段时间,但现在你会发现许多人正创造不同的解决方案。

远程工作亦是如此。起先,这似乎有些激进,但如今许多大公司都能允许远程办公。过去一世纪的生活和工作方式已经结束,我们都被强迫加入改变的浪潮。我们寻找的许多方案都没有那么的未来或科幻,有许多已成为主流,我们正努力地让它们变更完善。

更多有关SPACE10的信息请至官网space10.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