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凯尔: 当代纪录家

契凯尔凭着其创见性文章、潮流品味杂志的深入报导在过去十年间引领主导地位,他已成为当代最有趣的记录家。

Words

Michelle Arrouas

Photos

James Chororos

如果你碰巧经过布鲁克林前工人阶级布什维克街区近期最火红的Sey咖啡店,你可能会发现店里坐满一些不到40岁、带着笔记本的客人。他们当中有许多是自由职业者,凯尔在店里的机率非常大。

最近几个月他都在这度过早晨。店内风格由阳光满室、多肉植物、Flat White咖啡与半工业风家具环境,及其他许多特色打造而成。

凯尔,一名来自新英格兰的30岁年轻人、纽约传媒业自由职业者。于是他经常待在Sey咖啡馆。跟多数人不同,他待在那不只是喝咖啡、享受氛围和2018年布鲁克林流行美学而已。他可能正研究一篇文章、书籍或是做杂志特约文,并将所在地与时间都记录进去。凯尔自认为是当代最具创见的纪录家。

不论他写的是否为全世界的咖啡馆开始都如出一辙、人们为何全然追求简约真理或生活杂志Kinfolk十年间主导了设计与美学。凯尔经常将想法写下并付诸为他世界中的主题。

凯尔说: “我想体现自身的经验,不论它们有多么平凡无奇,并把每日周遭所事记录下来。最让我感兴趣的是大家居住与工作的方式,就是你我私下在这世界上存在与生活的方式。

2010年,当他刚获取塔夫兹大学国际事务和艺术史学位,为了纽约而离开新英格兰,他开始担任艺术评论家。那些在世界各地曾遇到的人的想法,帮助凯尔培养他在文化与个人之间交叉的关注力。

凯尔说:“我曾为许多博物馆和艺廊写过评论,那些往往非常聪明的艺术家,没有全然看清文化事物与生活之间的障碍。那让我思考事情的外观、特定潮流是如何传播,及如何藉由设计、艺术和视觉世界去分析你的时间。”

凯尔很快的开始写有关他在布鲁克林咖啡馆、共享办公空间与餐厅度过的日子。2015到2016年的某时,凯尔正于斯堪的那维亚旅行,他开始去了解一种潮流,最后竟也为了它写许多文章。

虽然他到远离家乡的国家旅行,但Airbnb、餐厅和共享办公空间却开始出奇的相似,事实上 ,世界已开始像布鲁克林一样。

凯尔说:“我挺常旅行的,尤其我开始注意在斯堪的那维亚国家当地咖啡馆美学就跟布鲁克林一样。作为一名自由职业者,挺长时间我都待在咖啡馆,所见到的一般、流线性的设计美学不仅仅在这里,世界各地我曾入住的Airbnb也都挺像,都具备有如咖啡馆的美感。这就是我开始思考有关”AirSpace”的概念,一个由他创造的词,并随即为The Verge写篇引发诸多讨论的文章。

“我的想法是,我们处于永久的互联状态”

AirSpace一词指的不只是如: 混泥土地板、裸露的砖墙、爱迪生灯泡和工业家具等某种特定风格,这都是凯尔当时写文章所流行的风格。事实上,它所指的是全球传播潮流的方式。突然间成千上万的咖啡馆老板、Airbnb公寓和共享办公室似乎都想要同样的美学设计,凯尔确信这绝对不是巧合。他认为现今流行的轻便极简主义风,将被另一个全球迅速传播的潮流取而代之,新趋势也将以同样方式传播。

凯尔预测: “我的想法是,大家处于永久的互联状态。现今走的轻便极简主义风,特别与千禧一代有关。未来新的美学也是如此,人们会继续欣赏同样的事物,或许风格会变、但欲望的共同本质与它全球化规模只会增加,不会减少。”

根据凯尔的说法,当今潮流与它传播全球的方式归咎于千禧一代,但他们只是在AirSpace生活的第一代。

他说: “我不认为它会随着千禧一代而逝。事实上,打从我开始写文章这个趋势已变得越来越强大。我们看到的是炒作文化取代本土身分。我觉得AirSpace的论点就是你在Instagram上看到的东西胜过当地的本质风格。

“巴黎是一个你可看到在旧世界之间冲突或差异的实例。AirSpace的美学来自于全球;经典的法国风定义是,你有古老的小酒馆与许多时髦的咖啡店看起来就像布鲁克林或峇里岛的一样。”

即使轻便极简风广受欢迎也被认可为主流而非仅是小众潮流,它仍然在壮大中。凯尔相信在美国西岸60与70年代的启发下,下个流行的设计美学将经由AirSpace传到世界各地,也将更加柔和与混乱。

“目前我们看到的极简风主要关注在50至60年代,我觉得这种更波西米亚的风格将会取代它,至少这是现在我看到较为流行的东西。将有更多编织地毯、鞣制皮革,甚至更多植栽,较少冷漠的极简主义。”

 

“我的理论是AirSpace诞生于社交媒体并在视觉互联网主导地位。”

凯尔有些想法来解释多数人开始追求同质设计美学的这个事实。他说:“我的理论是AirSpace诞生于社交媒体并在视觉互联网主导地位。不久后社交媒体网络开始更关注于多媒体上– 而非文字驱使上– 但它已改变世界了。”

Flickr与Pinterest为早期视觉驱动范例的社交媒体平台。根据凯尔的说法,其实是Instagram让视觉传播变成更为主流。

他说: “我们都有iPhone、它的摄像功能迅速的发送在世界平台,你可跟上世界各处视觉灵感潮流。社交网络使得传播品味与潮流更加快速,这就是为什么你发现世界各地的人都有相同的美学。”

凯尔承认对作家而言,当仅以视觉而非用口语或书面方式进行交流,灵感、品味与潮流会传播的更快,这其实是个可悲的事实。

“我心里负面的想法是怀疑人们根本不喜欢阅读。因为阅读是一种困难、试图去理解东西的活动进程。”另一方面,用图像去传递讯息最为直接。当网络的架构更完整,它可处理更多的图像与多媒体,它变得更加可视化。我们沟通的方式也是如此,许多人只用表情图像(emojis)或动态图片(GIF) 而非使用文字去传送信息。视觉文化已成为最主流的文化。”

凯尔在这些日子时常赖床,他承认也许赖太久了。起床后他动身到像Sey咖啡馆的地方去做晨间收发电子邮件,然后再去附近小区吃午餐。他的下午则在位于贝德福德-斯图文森(Bed-Stuy)中心地区的共享工作空间Nowhere度过。这是由一位旅行作家在空置的仓库建立的,离潮食比萨餐馆Roberta很近,并成功地吸引千禧一代在该地区聚集。

当凯尔旅行时经常住在Airbnb公寓,他充分的意识到自己就是写作中一直描述和评论潮流的消费者。

他说: “威廉斯堡过去20年来就是美学仕绅化的故事,你有这些破旧的工厂与闲置的工业海滨空间全成为美国最潮的文化中心。现在威廉斯堡全是AirSpace,我需负部分责任。我在布鲁克林的这区住了将近10年,而且我是消费布鲁克林AirSpace版本的当地人之一。”

“我不确定传播AirSpace本身是否为问题,但我仍然试图的想了解它。这是一件正在发生的事,我们正进入一个万物变得更为同构型、单一化的永久状态。”

你也可以说这很单调。对凯尔来说,AirSpace为托马斯.弗里徳曼开创性研究一书世界是平的之21世纪全球化分析的延续。“众所皆知大家在政治与经济上比过往更相互联系。如今这种扁平化已开始在文化与美学上产生影响,我不确定这是不是个问题,但我们必须了解它正发生着。”

对凯尔来说,扁平化另一方面似乎造成问题的是AirSpace世界也许是全球性的,但不见人人都能随手可得。凯尔说:“同构型美学反映出特殊社会经济阶层的需求与相对财富的需要。这是一群流动性高、无根源的消费者,他们希望能有共享工作空间、好咖啡喝及所到之处都有好使的WiFi。这类高移动性阶层的需求可超越当地人口的需求,这是种新型的仕绅化。”

AirSpace有咖啡馆、共享工作居住空间与Airbnb公寓的特殊结构,并且一直成长中。这些日子,你可选择前往任何地方成为一名远程工作者,而并不需要真实的去现场体验。

说,这与过去旧世界旅行到饭店的经历不同。饭店也许是通用的,一旦你离开它也就踏出了泡泡;不像留在AirSpace的泡泡,离开了共享工作空间,还能跳到咖啡馆或瑜珈教室。

凯尔将数码与远程工作者视为是AirSpace的牧师,其需要便利才能完成工作。“无论在何处见到远程工作者,你所见的都是相同的文化指标。”

当凯尔在写关于此运动时,短时间他已过着科技游牧民族的生活方式,虽然这种生活很方便舒适,他仍想念在布鲁克林的家。“尽管我对全球化与AirSpace理想有多么坚信,但仍然有一处让我心往神驰。”

过去这一年,凯尔把焦点从使他声名大噪的杂志专栏写作转移到写书上,并预计在2020上半年由布鲁姆斯伯里出版社(Bloomsbury)出版,想法出于他为纽约时报写有关极简主义下被压制的真理一篇文。

凯尔说: “这是一本关于极简主义的历史,以及人们为何被空、极简事物所吸引。此书探究各种领域,从生活方式、哲学音乐、禅意美学、艺术与建筑。”

此书大多是在咖啡店和共享工作空间所写而成的,但写作过程有如他为杂志撰文写作方式之一。当他开始写下一本关于现实世界数码文化所带来影响一书,它可能会是在布鲁克林的咖啡店所创作。尽管这些商业的美学变化或许透过AirSpace传播至世界各处,但契凯尔依然会在那里纪录当代与他这一代的生活方式。

与凯尔同步保持最新动态 kylechayk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