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FARM:散播数字企业的种子

伦敦、巴黎、柏林、科泰拉 你看到异状了吗如果有可归咎旧世界的条件。过去的商业领导曾需待在最强大的首都中心,这个来自意大利北部乡间的H-FARM已被证明是数字创新的先锋力量。根据H-FARM的共同创办人/共同首席执行官玛瑞欧 罗西(Maruizio Rossi) 表示,成功的关键在不断寻求为了满足未来所需的东西

Words

Ciara Cunnane

Photos

Silvia Sala

H-FARM总部位在离威尼斯一小时风景如画的特雷维索(Treviso)外,曾被迪斯尼指定其欧洲主题公园的可能据点。尽管这片绿地有葡萄藤和玉米包围,但它离两个机场近,并且连结意大利主要城市的快速铁路。迪斯尼的失去等于世界的获益,因为H-FARM正静悄悄地转变世界上多数夸国企业做生意的方式。

2005年玛瑞欧与里卡多 都那顿 (Riccardo Donadon)共同创立H-FARM,它是世界第一个分险投资孵化器(美国种子加速器Y Combinator于几个月后才推出)。玛瑞欧带着他从事25年的企业经验。他主修船长科毕业后,加入了自家家族企业罗西集团,主要从事奢侈品零售和报纸出版业务。90年代,他在该集团成立专注于冒险运动服装的一个部门,2000初期年间LVMH收购该业务后,他想从事另一个新挑战。1997年里卡多在意大利成立了第一间数字代理商,并在成功销售后,他想帮助年轻企业家实现梦想。

冒险运动中从事13年余,提升了玛瑞欧非传统的思维方式,并带领他与里卡多一起成立H-FARM。他说:“回到90年代,当时盛传下一个潮流将是互联网的时代,今天我们看到它已成真。我们基于三个假设成立H-FARM,首先是技术对生活的影响,第二个是指数变化的速度将极具破坏性,第三是新的数字原生代企业家,他们用非常自然的方式利用科技,将成为推动力。”

玛瑞欧打扮平凡又休闲有如初创企业家版本的首席执行官。如同艺术家似的身穿牛仔裤和普通套头衫、挂着奇特的时尚圆框眼镜,如果他穿西装的话,会有一搓卷发长度碰到衣领。即使他装扮看似休闲,但我们和他访谈的当天,其实他早就排有一连串的行程,从上个会议赶场到下一个会议。

我们进入H-FARM其屋顶有太阳能电池板的可持续建造办公室之一,他正与在特拉维夫的18岁女儿打完电话。玛瑞欧自豪地说在那里攻读大学的女儿和20岁的儿子学术表现良好。家庭感对他的事业也很重要:他热衷地强调,虽然公司属高科技产业,但这都有助发展人性。毕竟公司名子中的“H”代表人类。 “H-FARM文化背后的关键因素就是人。” 他说: “这是人们的内部开发。至今我们达成的一切都是因为在这工作的人。这间并不是有许多任务蜂的天才公司; 每个人都付出贡献。

“我们之所以成功因我们不断追求创新,因为明日与今日不一样。”

H-FARM的座右铭是“大鞋和美丽的心”,这是威尼斯当地谚语的直译文,意味着智慧从土地里坚固的根源发展而来。对玛瑞欧而言,将总部设在大自然是有道理的,即使从后勤支持上它具有挑战性。“对我们来说,拥有良好的生活质量至关重要,来这里的人会感同身受。处于自然环境中使人感觉很好。我们选了这个位置,因为它是与众不同的地方; 他笑着说: “也没有别人会选在这个疯狂的地点了。”

玛瑞欧和里卡多在2009年前独资H-FARM,之后天使投资客加入,然后该公司在2015年公开上市。过去的14年间,它已有组织地发展成一个三管齐下,专注于创新,创业和教育的中心。

2005年,MySpace为领先的社交网络,Facebook处于测试阶段,维基百科则作为一个众包,用户生成的内容正逐渐取得关注。这些早期的Web 2.0社区激发了玛瑞欧和里卡多创建种子加速器。 目前H-FARM已在120间的初创公司投资超过1.27亿欧元,并也卖掉目前约70家赚钱的公司。它拥有遍及全球的400万初创公司网络系统。

虽然意大利国内市场的种子加速是最初的主焦点,玛瑞欧表示他们很快意识到H-FARM无法与硅谷和以色列的风险投资巨头相提并论。他们鼓励企业家精神源于创始他们的创新部门。玛瑞欧回忆道:“我说我们需要为H-FARM制定有意义的东西来玩这场游戏。什么让我们与众不同,欧洲面临的挑战是什么?

“在硅谷和以色列建立高科技生态系统费时40至50年,而欧洲则主要以低科技为基础,如汽车业和奢侈时尚产业。这是欧洲的机构,而所有这些公司都需要改造。因此,我们意识到我们在公司就业期间所学到正确的经验,并与我们培养的初创公司建立正确的联系,我们成为两间公司的咨询者。这是正确的决定,因为大公司需要这类初创知识,它也有助于发展初创公司。

创新部门担任顾问的角色,帮助传统上非科技业的跨国公司,如古驰,汉高,阿迪达斯,奥迪或其他寻找利用全球创业生态系统技能和思维方式的方法,让他们不至于被科技革命抛在后头。 至今,H-FARM已与200家公司合作,H-FARM收入中有13%来自这些合作。 我们参观H-FARM的当天,圣罗兰的员工正在现场参加研讨会。

玛瑞欧说:“我们之所以成功,因我们不断追求创新,因为明日与今日不一样。我们用了人类,文化和下一代科技的元素,创造了一个公式,向企业展示他们需要重建企业文化,以便让每位员工投入。

“我认为企业的未来将会像共同工作空间那般。分散的Holacracy管理风格类似H-FARM的工作方式,因为人人都有所有权,我们向企业展示这样做的原因。一旦企业做好准备,我们即让他们开始推动开放式创新方案,并招募一支新的、以技术为主导的团队,最终可与现有团队合并。”

“世界各地的教育都破碎了。 传统的教育制度是为工作而创造劳动力,但却无助于人们的发展。 现今科技已取代传统劳动,那么将会发生什么呢?”

H-FARM也成为教育改革的关键驱动力,并同时帮助儿童和成人提升设计思维、批判性思维和数字创业。 透过这种方式培养学生的个人才能,彻底改变传统的教学方式,使他们能够通过结合软技能和创新学习工具的动态计划发挥潜能。 它从幼儿园跨足到硕士水平,并且在规模上与声望不断成长。然而,所有的这一切都来自谦虚的根本。

当H-FARM开始为企业提供数字媒体解决方案时,很显然地提供解决方案将需要训练。玛瑞欧和里卡多在2012年即开始实施,为企业员工提供的训练研讨会是下一个合理的步骤。从这里,他们开始为新兴数字原生世代而做打算,并用全然不同的方式使用数字媒体工具。2015年在Ca’Tron成立的H-International School(H-IS)特雷维索由此而生,随后又在特雷维索和米兰,玫瑰(Rosa)和 维琴察(Vicenza)之间设立了三所学校。 他们有幼儿园到高中部的学生。 H-FARM还与威尼斯Ca’Foscari大学合作并提供数字管理学士学位,以及BigRock的计算机图形学,虚拟现实和概念艺术硕士课程。 学生人数比去年增加了15%,超过1200人。

H-IS Treviso teacher Cameron Bragg

H-IS Treviso距离总部车程很短,地理位置也如同风景般的好。四周橘子树的气息提供了欢迎的问候,附近的鸡群也啼叫着。户外自助餐厅入口处的紫藤花蔓延着,学生坐在竹制的遮阳篷底下,以花园有机蔬菜制成的菜肴享用午餐。

晚上,自助餐厅摇身一变成对外开放的餐厅。这是H-FARM致力于融合当地社区的一部分。通讯经理盖亚 佛罗尼(Gaia Veronese)解释着:’我们不愿活在幻想中。我们的慈善基金会每周为当地人举办免费活动。我们还计划等总部扩建后开设供民众使用的图书馆。“招聘当地员工是理念的一部分,并与H-FARM在意大利,米兰,都灵,罗马和卡塔尼亚的其他四个办事处理念相呼应 。这五间办公室总共有625名员工(或称为“农民”)。

当地工人也将参与H-FARM的下个重大开发项目:在Ca’Tron的H-Campus校园施工,因官僚的繁琐程序而延误着。如果官员核准此项目,预计该地区将可返还800万欧元。 当地建筑事务所Zanon Architetti Associati正设计节能和可持续发展的校园,图书馆由英国建筑师理查德德德德德德德德德德德 罗杰斯(Richard Rogers)掌舵,他以设计巴黎的蓬毕杜中心和伦敦的千禧巨蛋而闻名。

校园将设置可容纳3000人的托儿所,高中部和大学部。玛瑞欧预计建设将耗时两年余。高中部已经有20名的寄宿生,但希望能够盖更多的学生宿舍以吸引外籍学生。 H-IS Treviso特雷维索共有317名学生,其中80%是意大利人,13%来自欧洲其他地方,并有8%来自非欧洲国家。玛瑞欧表示急需额外的空间。

同时,教育团队并没有安于现状。 2018年11月,他们在创新学习环境中获得了卓越的苹果杰出学校奖。在34国470所的苹果杰出学校之中,H-IS是意大利加入的第一间学校。H-IS提供的课程针对51年的国际文凭的独特改编,起初是为大使的孩子们创立的,因其灵活性而被H-FARM采用。官方学校语言为英语,学生也习意大利语。

根据盖亚(Gaia),课程将重点从知识转移到技能。学生没有固定的学科,他们为自己找出主题研究单元。 “与老师要求的传统学习形式大相径庭。” 正当学生们结束这一天时,她激动不已说道: “这是关于发展他们的批判性思维、设计思维、甚至失败 – 即便我们都尝过失败的滋味,重要的是让他们了解一切是能克服的。”

49名教师来自不同背景,有来自盎格鲁国家、来自欧洲或南美洲。其中一位澳大利亚教师卡麦隆 布格(Cameron Bragg) 非常认同H-IS的办校精神,于是他从世界的另一端前来教书。

卡麦隆过去在澳大利亚曾是一名企业家,七年前他开始教书,但对主流教育感到不满。他说: 我和妻子从澳大利亚来只是为了到H-FARM学校教书,全然不同的方式做教育。“我认为早该开始这个重塑了,因为它并没有为社会尽到服务,肯定也没有为孩子们服务。满是定义的大型教科书并不会帮助孩子未来得到成功;他们需要与人们互动,并应用于现实环境所学事物。

“我教授商学和经济学,所以我的主题非常适合H-IS的创业和创新模式,我也喜欢在这里工作!我们的重点在如何将创业技能应用于生活各层面中,从关系到学校,主动观察需要采取行动的事物,并成为采取行动的人。

“我相信城市的未来将为人们、特别是年轻人创造真正的社区。”

玛瑞欧补充说:“世界各地的教育都破碎了。 传统的教育制度是为工作而创造劳动力,但却无助于人们的发展。 现今科技已取代传统劳动,那么将会发生什么呢?新科技的好处在让我们重塑社会。教育是一切的开始,它应是扮演让人们发挥潜能的角色。因此,我们的愿景是将科技与帮助社会的人文本质连接着。

专为14岁学生设计第一年的部分课程是一个社会企业家,又称为加速实验室计划。学生们受现场提出社区导向的创业理念的“农民”指导,有些产品甚至已经推到市场。还有一个燃烧实验室,在那里学校举办鼓舞人心的演讲,前任嘉宾包括美国陆军上尉和米其林星级厨师。 卡麦隆解释:“帮助孩子思考该如何克服挑战以取得成功,至于成功可能是“我是古驰(Gucci)的首席执行官”,去年我们有请到他。但成功也可能是 “我离开了高薪工作 – 而为我的社区付出,或者为自己进修。”这些都是通往成功的各种途径。”

H-IS的学费与意大利其他国际学校一致,高中部每年11,000欧元,但计划在学校扩大规模时降低学费,并提供奖学金。玛瑞欧说他希望在全意大利和国际学校扩大网络。第一个H-FARM的国际枢纽于2019年3月巴塞罗那开业,由巴塞罗那移动世界前首席执行官Aleix Valls管理。玛瑞欧热情地说:“巴塞罗那正与柏林竞争,它有欧洲为数最多的数字游牧民族,并且有一个有趣的初创生态系统。 Aleix可任意的接触当地市场,而我们有基础设施,因此这是一个好的结盟。它仅仅推出一个月,Aleix已经开始着手扩张到瓦伦西亚,马德里和其他城市了。我们还与柏林团队进行对话,了解是否能建立合作伙伴关系。

玛瑞欧表示,城市中共同工作和共同居住空间的趋势只会提高。“我相信城市的未来将为人们,尤其是年轻人创造真正的社群。共同生活和共同工作将是基础设施,也许由连接机构和投资者的玩家管理。H-FARM等于较小的规模。千禧一代只需有助培养自身才能的地方,并吸引如: 对艺术家有吸引力的柏林、纽约和旧金山等城市的人才,这创造了破坏性的文化元素,并引发这些城市的崛起。

玛瑞欧认为,创造这些变化其实取决于千禧世代。 “不幸的是,欧洲有一个很大的惯性,老一辈仍然主导一切。年轻一辈族群是第一个全球化世代。尽管多样化,它们仍享有许多共同点。这代需要一种新的生活方式; 它有如可持续性的新原则。这就是为什么他们需要正当的教育和改变世界的工具。”

更多有关H-FARM的信息参阅其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