框架之中: 英卓克∙ 库凯波

在解决地球上不断扩大的人口住屋需求时,未来科技与基础设施往往是最必要的选择。但建筑企业家英卓克∙库凯波藉由检视过去找到解决自己与世界成千上万的人们住房需求的答案。

Words

George Zhordania

Photos

Anrike Piel & Maja Pildid

爱沙尼亚公司艾薇渼(Avrame) 创办人英卓克于2015年正寻求一种经济实惠的方式为自己建造一个家,他在研究中发现A型框架(A-frame) 住宅设计。它之所以被称为A型框架是因为它在基线处或附近起始的陡峭角度,犹如字母A的形状在顶部结合。

即便三角形的A型框架已在整个建筑史中广泛使用,尤其在二战后时期大受欢迎。

1934年奥地利美国建筑师鲁道夫∙麦可辛德勒在加州建造第一间摩登的A型框架住宅,1950年至1970年间其他建筑师将此风格大量推广。

随着中产阶级盛极一时,不论是在湖边或滑雪专用小屋,皆为休闲专用的第二套房需求。A型框架对这来说非常适合,因为它建造容易、价格低廉并且有效地使用材料。对度假小屋的功能而言,它独特的造型被公认为有趣并有效,并也成为主要基地。

Photo by Maja Pildid Photo by Maja Pildid
“盖房屋对我们许多人而言,至少是一生一次的企划。”

然而通过英卓克近几年的工作,A型框架又开始从欧洲到非洲、美洲到亚洲的屋主中蔓延,并成为最具成本效益、耐用与有效解决住房方案。他有众多成功的销售案例与满意的客户,表示此风格不仅是昙花一现而已。

英卓克说: “A型框架在70年代广受欢迎,但因房屋的保暖问题,它们只被用为夏季避暑房屋。然而这些问题早就解决,故是时候重新评估A型框架了。”

他在爱沙尼亚出生长大,并在国际木制住宅市场工作将近20年,当英卓克开始研究如何盖自己的住屋时,他知道要寻找的是什么。即便如此,他的标准证明对他所能负担的与他努力找寻的东西太高了: 一间无须花费太多、坚固并维护成本低建造的房屋,他能称之为“家”的地方。

他说: “我认为这对所有买家而言是普遍的问题,当你没在找房子时,市场上遍布许多合适的选择,但当你开始有找房的实际需求时,市场选择将迅速的干枯。”

“你总是想把最好的给自己与家庭,对吗? 当购买或建造一个家,对我们许多人而言至少是一生一次的计划,我们想要按部就班,确保每一个环节都到位。你看,我有同样的问题,我想要满足一些特定需求,但就现有的选择当中,我根本没有找到最合适的组合。”

在英卓克看来,随着浅在屋主知识变得更为渊博并也理所当然的要求更多,房产经理人的压力越来越大。“建材、可持续性、自主性…等,这些只是最先闪过我脑海中的东西。根据地区与客户的不同,对新房的需求性可能非常高。”他笑说: “什么? 你认为我还不算挑剔的客户?”

英卓克凭他多年在市场工作的经验,得到一个他称之为“价格跷跷板”的简单逻辑。

他解释着: “如同小孩玩的跷跷板两端绝无可能同时升上去、抑或同时下降那样。”

“房价也有类似的逻辑: 或许你用实惠的价格买到房子,但最后很可能花许多钱在装修上。反之亦然,通过精心计划、专业设计与工程化的房子可真正成为你的家,但这种先进带来的舒适通常价格尾数要加好几个零,实在挺昂贵。”

当英卓克发现A型框架所得的结论也正是他一直在寻找的: 建造一间可负担又能有效运作的房屋。他说:“通过认真思考及与更熟悉现代工程的朋友们进行多次细节讨论后,我得到的结论是: 一个经济实惠的家仰赖于有效的计划和执行;即一个可靠的框架。”

Photo by Maja Pildid
“这项建筑案本身似乎有些疯狂,于是我心想,为何不去投入?”

英卓克的家盖在森林中,他所设计的第一间A型框架房屋,外观看似简单其实是骗人的,实际上它精密结构是经由深思熟虑所建成的。

英卓克说: “有片森林,当我说森林,我指的是树木与大自然年龄都比我还要大,甚至没有一条路可通到这片地。事实上也根本毫无计划,我对该如何建造只有一个大概的想法。有趣的是我并不担心失败,即使我从未尝试做过这件事。”

“试图”在爱沙尼亚盖间A型框架住宅,如同其他地方,A型框架房屋对爱沙尼亚来说并不陌生,它们主要用途为避暑别墅。 “爱沙尼亚的冬天挺冷的,尤其在我住的南方零下25度并非前所未闻,于是隔热和暖气设备是我最主要关注的。

他计划在旷野中的新家,最近才成为一块开发地,英卓克对与任何瓦斯、电力与污水处理等设施连接不带有希望。“说实话,离我最近的水塔要200米,光想着怎么去‘连接’它真的不好玩。 ”

于是他开始认真思考自给自足的选项,‘自给自足’是一种倡导自治、不与任何政府或市政基础设施连接的生活方式,无论是饮用水、污水或电力。英卓克笑着回忆说: “建筑企划案本身似乎有些疯狂,于是我想为何不全力以赴?”

Photo by Maja Pildid

着所有组件到位就可开始施工,英卓克第一间A型框架在一年内就盖成了。“为了真正了解我建造的东西,每件事物我都不假他人,无论是建材的选择或施工的原则,我是完全掌握的。此外,通过施工你可立即看到工作成效。”

英卓克说施工过程不太麻烦,除了一些讨厌的小问题之外。“当然我有建筑专门的朋友一路上帮忙。然而,不论你有多好的团队,施工过程仍有不可预测的时候,你能在这过程中不断的想出解决之道吗?”

英卓克承认,回顾既往有些事他处理定会不同,但他看重那些帮他建造A型框架公司所得到的知识。英卓克说:“我自己住在A型框架住宅的事实帮助很大,不仅在客户眼中它启发了信任,最主要还是在我自己身上。销售的A型框架住宅中我能加入的其中一件事是DIY组件,让大家可自行建造。”

英卓克最欣赏A型框架的地方在于如何有效建造和维护它。他笑着说: “当我跟你说跷跷板逻辑,无法用低廉价格建造并同时过一个具经济效益的生活…。好吧,某种程度我是坚持的,但我的住宅已近于达到这些目标了。如果科技更进一步发展,或许某天我必须吞下我说过的话。”

Photo by Maja Pildid Photo by Maja Pildid
“我认为每个人的居住空间是他私人空间的代表。”

根据英卓克的说法,大多数情况房市建立在华而不实的基础上、成本方面没有自治的选择。 “我花许多时间仔细思考各方面下自己想要的家,但多数现代化的房屋是为了赚取利润而建造的,我并不反对它,事实其实就是如此。对这类企划的开发商而言,时间的确是金钱,我可尊重这一点,但这最终意味着,建造为拥有的房屋最后会开始拥有你。”

英卓克指的是现代住宅的各种方面,它们极易受到外部的人为影响。“老实说,我主要指的是账单,例如: 我不用付电费、或水费。听起来挺像生存手册上的东西,但并如此。这是未来的生活方式,我对自己的开销完全掌握。”

对于英卓克来说,未来的住宅将会是两种类型之一: 与所有事物整合的家、及每个人与家庭都努力追求终极的自治。

英卓克坚信家应是庇护所。“如今,多数人的生活都是数码、每样东西都放在‘云端’,流浪者的生活方式挺受欢迎。虽然从人类学的角度来看,这对我们物种来说是巨大的变革,我们多数已习惯住在一个地方,并且至少每天要回到那个地方。 ”

除了设计建造与维护上皆可负担的房屋外,有艾薇渼(Avrame)团队的帮助下,英卓克设法缩减他建筑物楼层的大小,使其在土地稀少的地方大受欢迎。

英卓克说: “我认为每个人的居住空间是他私人空间的代表。无须过于深奥,我们希望在家里感到舒适与安全,但如果你经常变动那就不可能实现。未来不应该为了维持住居而长时间工作,那不是生活的样子。”

了解更多有关英卓克 库凯波的A型框架住屋请至官网 avram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