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生活: NOVONO 以创新方式重新定义室内设计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起重机扑向柏林, 吹起了改变之风,那些热爱城市的人们开始疑惑它是否能保持它原有的魔力。在一个解放青年的90年代后,德国的首都正在成长,唯一不变的是万变,但进度的质量具有决定性。室内建筑工作室NOVONO的创办人诺挪拉 (Nora von Nordenskjöld),走在最进步的前端,设计可持续性并保留过去的未来房屋。

Words

Ciara Cunnane

Photos

Tina Dubrovsky

挪拉,出生于慕尼黑,汉堡长大,并于马斯特里赫特大学攻读艺术,在取得米兰欧设计学院室内建筑硕士学位后出走到上海,“这是我所能找到最极端的地方了。”在国外12年,她一共去了7个国家并横跨3大洲。并在中国最大的工业都市之一的合作伙伴Kokai Studios 获得职业生涯的最高奖项。尽管挪拉的日子过得挺了不起的,在2010年她为了帮助当时另一半的职业前景-高级时装设计师,而搬到柏林。就在那时,挪拉开始全面启动NOVONO,虽早在2003年她以小型企划案开始,并搁置一边。NOVONO迅速的起飞,感谢一系列备受赞赏的设计,从顶级料理、活动空间至豪华公寓。挪拉说她永远不需要做广告,客户就会主动上门,现在她算很年轻的41岁,已处于能任意挑选工作的位置上。

Architects Jörn Nolte and Nora

NOVONO由挪拉管理合伙人,与负责管理方面的建筑师诺尤恩(Jörn Nolte) 所领导的7人全职团队,现今正接到了第157个企划案。其中有两项是柏林美山区Geisberg顶楼公寓,并与1925年历史保护建筑合并的新建案。它将包含130套准备出售的公寓,以因应都市中不断增长的需求。挪拉认为柏林士绅化的问题,虽很糟糕但无可避免,其他地方也存在,我认为它是一个自然发展。可惜在于有些新建案盖得很丑陋;但当其他国家却做得很好,比方说哥本哈根或阿姆斯特丹,他们设法盖了一些非常现代化的建筑,却不会干扰其他建筑物。但回到柏林,你无法完全指望他们,这让我很苦恼。

外观虽不受诺拉的控制,但她把一切精神都花在室内设计上。她与尤恩领我们参观了在Geisbergstraße街道上的公寓之一,她打算将它改造成有家庭办公室、桑拿浴与SPA的单身公寓。宽敞的楼梯通往屋顶花园,那享有城市的壮观景色,将会有个户外厨房与淋浴间。天花板将维持原始的状态,呼应挪拉的招牌风格“尽可能的保留旧有特色。”她多方面的职涯中,对旧建筑的热情一直是她的中流砥柱,尽管她认为自己最近才意识到。兴趣应该来自她的童年: “即使在上海,现属最新的建筑城市,我做的一直是老建筑工作。这是我带回来的一个遗产,我的家人总是去古堡或重要的老建筑拜访亲友,我就好喜欢它们。”挪拉过世的父亲Reinhart是顶着生物博士头衔的工程师,其公司做的是净化水资源。四岁时挪拉在父亲桌上看到图稿,即画出了生平第一张地板平面图。父亲经常带着她到国外出差,这引起了她成年后内心的流浪魂。她开心的回忆: “我是班上第一位坐过飞机的孩子呢。”

On the roof of Geisberg Berlin
The Geisberg Berlin building in progress The Geisberg Berlin building in progress
The under construction apartment The under construction apartment

无论挪拉在世界的哪个角落工作,她非常坚持只采用当地或邻国的建材。“这并不容易但是我公司的风格。海外运送建材对环境影响很糟糕,我找不到不去使用当地建材的理由。”这个工作精神无意识的发展,如同她坚持不使用塑料一样。”“这是我们从不考虑的问题,自然而然的实践它,这很正常,对每个人都该如此。”“公司可持续性的新风格由她早期只使用骨董材料建造被遗忘怀旧风所发展而来。”

挪拉的顶楼公寓之一显现了用最好的当代设计证明唤起怀旧的能力,这是在十字山区的新建筑,夜店KaterHolzig过去的所在地,俯瞰整条施普雷河。虽它有160平方米,整套公寓因有聪明的隔间设计,视觉上感觉更为宽敞。这是20年代幻想和70年代的魅力融合,有隐藏门、金色装饰、订制艺术、还有第二间浴室的落地镜,淋浴间有一颗迪斯科球。骆史黛芬(Stefan Rupperti) 与同居人共同拥有一间公寓,当他温暖笑着前来迎接我们时,挪拉那只优雅的狗波蓝斯基 (Polanski) 却兴奋地往他身上跳。公寓重建时,挪拉与波兰斯基和这对情侣变得很亲近。 挪拉说很典型的:“大多时候我们与客户成为朋友,就我职业而言是件很好且从未料想中的附加物。探索客户的故事是种亲密的过程,你甚至需要知道他们到底有几件内衣呢!”

'探索客户的故事是种亲密的过程,你甚至需要知道他们到底有几件内衣呢!'

挪拉想了解人们所需何物的欲望,为了去创造更好的生活空间,领着她被委托许多顶楼公寓的建案。她对建筑物起源的尊敬与创造出亲密气氛的热情息息相关。她试着去“保留或至少反转建筑物旧的层面。”挪拉说:“我想这是人类基本面上与我们连结的部分。如果我去这些超级摩登、布满玻璃窗的混泥土大楼,我个人是不会被感动的,如同我毫无情感般。”

Nora,

当挪拉创造出注重过去的未来感家园时,客户们非常感激,对他们而言这是一种愉快的生活方式。偶尔,有客户说他们搬到一个崭新的地方但并不快乐。我大胆的猜测,是这种想要有家的感觉,有个要素是必须有历史感、或者一些些凌乱。如果有人跟我说,他在这些干净、整齐的家中感到很自在,我绝对不相信。

尽管柏林的城市风貌正迅速的起变化,但季节是可预测的。夏天在绿意盎然的空间充满了玩游戏、运动、野餐或喝酒的人们;但在冰冷的冬季时,这些空旷的街道如同干枯的树木般。在这又冷又长的月份里,家是一个茧。挪拉为客户打造出完美的庇护所而感到骄傲。她说:“我要他们惊艳,每次,我想做的东西一定要比他们心所期待的还要棒。”“这是真实的合作,关乎了解客户特质并将它融合到我的风格。”挪拉笑着说,她工作的一个共同点就是让客户放弃外食的习惯、并喜欢待在家中。她擅用聪明的设计,就算是小空间的公寓让人一步也不想离开它。一位从事公关工作的派对动物,在挪拉为他设计公寓后,他放弃了夜晚的狂欢,陶醉在自己的小型公寓里。她笑说:“这是我的目标”,“这是很好的基准。

当挪拉开始工作时,她的投入意味带着个睡袋到正在工作的建筑物里过夜,帮助她想象将会是甚么感觉。现在她不再做这个毛骨悚然的习惯,因多年来,已培养出一种专业。现在如果你给我楼面计划,我就可以想象空间,我知道我要甚么样的情感。我所设计的东西并非你能见的,而是你所看不见的。这并非关于一个很了不起的书架、桌子、或许多昂贵的对象,而是营造出一种特殊的气氛。

'我所设计的东西并非你能见的,而是你所看不见的。'

挪拉的各种坚持也直接影响到每个企画案。当设计厨房时,从厨师那所学的知识也助她提升设计住宅案。她经常启发客户“由于我所设计的厨房,让人们开始重新去煮饭。煮饭和睡觉是公寓中最绝对的基础,不是吗?”她没有遵循冰箱、火炉和水槽之间的三角比例的传统设计规则,而去计算厨师在工作台上所花的时间。这告诉她最费时的是切菜,于是她开始创造大型的中岛厨房去促进这点。

对于那些负担不起室内设计师的人,挪拉说仍有许多经济的方式能提升你的生活质量。无须跟随大众到宜家家具,她建议去跳蚤市场找寻奇特的家具、用鲜艳色彩重新粉刷墙壁,以创造活力。植物也经常出现在她的设计,她特别喜爱蕨类和芭蕉树,挪拉在上海曾与风水大师合作,不得不加入一些奇怪的要求,例如在夜店的天花板上安置四个时钟,将手转到不同的角度。 “这听起来毫无意义,对吧? 或是如此,也许不,这可是镇上最成功的夜店呢!”她笑着摇头说。风水是基本常识,值得关注以助提高家庭生活的质量。

The team at the NOVONO office

在上海住的大型公寓有宽阔的花园,至现今挪拉平日住在柏林米特区办公室楼上的小单间。 “当我年轻时,总想着我要一个负担的起的最大公寓,突然间,我再度地从大地方换到小地方住。虽然现在住的地方挺小的,但我的床铺是最舒适的、有最好的厨房与最棒的浴缸,这已是所有我想要的,我甚么也不缺。问题来了,到底怎样才叫炫耀,最终才能满足真正所需而非自认所需的东西。”

挪拉也更加注意到他人对极简主义的渴望,她认为共同生活是必行之路。“我们与提供共生理念的企划合作,他们的客户付一个地方的房租,但实际上有20间对象去选择,他们在峇里岛度过一个月、另一个月在里斯本,这是新的思维模式。我认为这是新方向,如同每个人都有一台洗衣机,为什么? 为何不用邻居那台跟我一模一样的洗衣机呢,当我一周只需要用它两次而已。如果它坏了,我就把它丢掉,这也再度造成环境影响。我想有许多变化,共生将帮助我们对都会环境有更多联系感,实际上我们可以开始与人们谈论!”

'将材料寄到海外对环境而言是很糟的,我找不到为何不该使用本地材料的理由。'

周末,挪拉前往她位在乌克马克乡村的度假胜地,她的马儿在那里生活、计算器完全被禁止使用。自从停止NOVONO在里斯本的一切活动后,挪拉将所剩不多的闲暇时间投注在最靠近她的心­,一个家庭企划。 她笑说:“好像我还不够忙似的!”她对被问及何时有空休息的问题耸耸肩。Hällingsbor Gård 是个在瑞典历史悠久的乡间别墅,俯瞰着挪拉父亲许久以前购买的生态农场。她已重新设计使之变成一个高级旅馆和健康农场,并开始在网上获得大量的兴趣关注。挪拉希望Hällingsbor Gård是一个能提供客人去寻找自己的地方。如同她、她的母亲与家人那样。重新翻修别墅时,她曾询问家人在那里发生了那些重要的事? 并发现他们当中一些人在那里做出改变生活的重大决定。

挪拉靠迎接挑战而茁壮。“假如做一成不变的事情,那只会让我感到无趣。”她的工作焦点放在共同生活、饭店、服务式公寓、健康中心和SPA会馆、游泳池和治疗室。“这是非常技术性的工作领域,但很显然的,你必须要涉及各种层面。这是当初我所担心的地方,但现在我很投入并觉得这很好玩,我父亲当时做与水相关的工作,现在我也做着相同的事情,感觉就像回到家一样。”

更多关于NOVONO的工作请查阅官网 www.novon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