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拉∙琼森: 掀起木制建筑的文艺复兴

想一个没有噪音、混乱与圾垃的建筑工地。试想只需标准工人数的一半,用一半的时间即可完工。想建筑物的每个部位可在一天内拆解并重新利用。别再想了斯堪的纳维亚建筑事务所C.F. Møller 盖了一栋九层楼全木造的住宅时,这已经实现。根据建筑师欧拉琼森所说,工业科技有激发木制建筑复兴的浅力。

Words

Rósanna Róbertsdóttir

Photos

Elisabeth Ingvar

他脱下红色毛帽并看着摄影师发问: “我的头发被帽子压变形了吗?”身着格子衬衫、戴着雾面米色眼镜并将施工图夹在手臂下,欧拉是位非常典型的斯德哥尔摩建筑师。

他还是一间国际建筑事务所C.F. Møller的助理合伙人,因为对可持续发展和创新的共同热情,他已在那工作了十多年。创建与环境协调的项目、为内部先驱者找寻出路一直是他背后的主要驱动力。“我父亲是发明家。我本来也想当发明家,但在办公室大家并不愿意称我为‘发明家’,于是我成了创新的领导者。”

“他们不愿意称我为 ‘发明家’,于是我成为创新的领导者。”

用木头建造房屋并非什么新鲜事。在瑞典,将木材用于小型建筑和住宅格外历史悠久。但工业木材科技将带来木材需求量的复兴,根据欧拉之见: 高层建筑里的墙壁、楼板、电梯井和楼梯间,可能全使用交错层压木材建造而成,木材将重获新生。欧拉认为我们生活在一个使用可持续材料极其重要的年代。本质上来说,他相信这会激发建筑师的道德观。这正是他对木材怀有热情的驱动力。

欧拉强调使用再生与生物基质材料的重要性,它们既耐用又有较长的生命周期。由于木材本身和其周围的绿色植物吸收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因此可延迟碳排放时间。如果要拆除大楼,该材料也可应用在简单的建筑或建筑产品,在它最终被用成生物质或燃烧能量之前,也可成为如纺织类或纸类的纤维物。这持续数百年的长效性生命周期,可延迟二氧化碳排放至大气层,因此对气候变迁带来正面效益。

此外,C.F. Møller采用瑞典制造商提供当地可持续森林采伐的木材,这意味每减少一颗树,将会种植更多的树下去。

如果我们大幅度做全面性改革并想象长期下所带来的影响,可持续性和循环周期成就才有意义。”欧拉说道。“为了实现国内与国际间的气候目标,建筑业者需要全然彻底地改变。优先考虑建造可持续性建筑非常重要,小动作将产生大影响。只有一间房屋并不会带来什么改变,但瑞典对其它国家而言,不论它在世界上有么小都能带来鼓舞人心的启发。”

欧拉本身就是具有影响力的人。他正准备访问中国,讲授实木座谈会,近期在纽约办过相同的讲座。他在一个多学科研究小组扮演了要角,探索实木建造高楼层建筑之优缺点。研究着重于技术挑战和法律上的要求。根据欧拉的看法,这即是文艺复兴所在。

“人们对木制建筑的第一反应通常是‘起火时怎么办?’事实上,木制建筑的设计与规范跟其他类型的建筑相同,事实经过测试证明,木制建筑比混泥土或钢筋建筑还来的安全。”然而,让保险公司理解这点挺困难的,并还可能会被增加保费。

欧拉设计的房屋将成为Kajstaden的一部分,其位于瑞典中部城市韦斯特拉斯新成立的住宅区,旨在简化小区的可持续生活。欧拉的建筑内部有一个‘凉爽室’用来专门存放刚交付的杂货,为了减少汽车旅行与帮省去没时间购物的住户麻烦而设计。

第一批住户已开始搬入,欧拉看着建筑物开始有了生气而特别高兴。居家、户外家具与色彩缤纷的装饰物皆显示出住户的个性。

欧拉说:“以现在的工程技术做木制建造,建筑师与工程师在设计方面几乎没有界线。”。Kajstaden是直接的住房概念,着重于居住海边旁、可持续性生活的质量。提高容量限度与建造高层建筑并不是重点所在,更重要的是使用对环境有所帮助的建材可能性,还有Kajstaden可以启发其他开发商未来进行的项目。

欧拉反驳任何木制建筑就是昂贵的说法。他说,这种建材组装上既快速又简单,它特别轻巧,并无须多趟起重申降机搬运,卡车一次即可装载较多的数量。他预估施工至多会少半年的时间。在这个行业时间绝对是金钱,如果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木制建筑绝对是更便宜的。

“为了实现国内与国际的气候目标,建筑业者需要全面彻底地改变”

这个特别项目中,平均盖一层楼房只需三名工人三天的时间 – 比任何方法都迅速。 “团队说他们不想再用混泥土盖房子了。木材建造意味着安静、干燥的工作环境。理论上,其实你只需两件物品: 螺丝起子和螺丝。”

位于丹麦奥胡斯的C.F. Møller总部是斯堪的纳维亚顶尖的建筑事务所,瑞典成立斯德哥尔摩办公室时,欧拉扮演了要角。身为一名工作场所多元化的支持者,他聘用了来自世界各地、年龄个异的员工。这创造出各种想法的大熔炉,并提供反映社会的创新建筑。两性工作场所平等是欧拉和C.F. Møller的另一个重点,其瑞典办公室各阶层的男女职员数是平衡的。

欧拉将他大部分的建筑艺术方式归功于在丹麦学习和工作的日子。他认为瑞典有更实用的方式,但丹麦文化鼓励更大的创造力。当C.F. Møller 在韦斯特拉斯发表项目演说时,数以百位的民众出席。这已解释这栋大楼为何如此地值得令人兴奋。当树木吸收大气中的二氧化碳,用于建筑材料的木材也是如此,木制房屋表示这小区加入森林自然吸收大气中二氧化碳的行列。

欧拉兴奋地说着:“如果所有的新大楼与城市计划都着眼在木头上,这将可对平息二氧化碳排放到地球大气层的伤害产生巨大的影响。”“木头在延长生命周期的角度提供极大的浅力,并且它是生物基质,循环经济目标的根本所在。”这是建筑业内部提升意识的重要时刻。我们现在拥有科技与技术,没有借口了。我想消除其他建筑师与建商的疑虑,并激发他们一同参与木制建筑的文艺复兴!

更多关于C.F. Møller的信息,请参阅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