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调整: 一个艺术家对可持续生活的愿景

正当世界各地主要城市租金上涨之时,替代性生活方式变得更加吸引人。对许多人来说,解决方案就在小屋运动里。艺术家伊莎贝尔 ∙特莉对荒谬的租金感到厌烦,有不顾一切的态度支持,她挑战自己在一个月内建造小屋。她虽是名建筑新手,但她在所创建的空间中寻找更大的东西: 自由。

Words

Erika Clugston

Photos

Soheil Moradianboroujeni

自由是个含糊的概念,也是现代的陈腔烂调,用来建构、重新定义而因应多种目的。当我们试着按个人喜好去塑造它时,它总能容易的从指缝间流走。然而我们寻求有清晰空气与辽阔空间的蛮荒西部,与现代复杂世界隔绝的理想化版本。当然,今日的自由并非是牛仔梦里的那种自由,但也许有种方法能创造出有意义的表达,和繁荣发展生活乐趣的空间。

艺术家和冒险家伊莎贝尔∙特莉敢让我们做到这一点。她笑着说,“我正建造自己的自由,人人都可这么做。”一顶宽边帽影遮住她的双眼,如同现代女牛仔。她迅速地笑着并柔和轻盈却又充满激情的阐述见解。伊莎贝尔生于德国,是半个法国人。我们坐在施普雷河岸边的艺术家联展KAOS 的木制野餐桌。正当我们与伊莎贝尔讨论她在月内建造小屋的大胆计划时,她将新鲜的柠檬汁挤入水中。

好,所以这需花超过一个月的时间,毕竟她盖的可是房子。 她笑着说:“不,我曾天真的想, 好啊! 在月内盖出自己的房子肯定没问题。”对伊莎贝尔来说,挑战即是过程的一部分。“我强迫自己,因为我想知道自己是否能独立完成这项挑战。”

伊莎贝尔的艺术背景,与她对独立的渴望带领她到这个不寻常的企划。2015年毕业于荷兰ArtEZ艺术学院的服装设计系,伊莎贝尔发现自己对该产业的现实感到幻灭。于是如同许多之前的艺术家一样,她前往柏林。“我发现KAOS这个令人惊叹的地方,我真的想要脱离时尚圈并尝试新事物。”围绕在KAO集体艺术家的启发之下,伊莎贝尔开始着手用不同材料和技巧做实验,并特别用钢铁创建大型雕塑物。 她兴奋的说:“金属真的启发我许多,因为你可在空中勾绘,你知道的,那里没有地心引力。”

“空间的大小并不重要。它应是一个让人思想也能休息的地方。”

正当她在新的艺术实践中找到自由,伊莎贝尔仍没有在日常生活中感到放松。她解释:“身为艺术家,一开始的生存其实挺困难的。我过去的收入很低,我不需要太多的钱,我也想要跳脱那些,不想将重点摆在金钱上。” 对多数千禧世代而言是种挣扎: 将所挣的大半数钱都花在房屋租金上。“即使我曾有间很好的公寓,但我却从不住在那里。每月我付400欧元,为的只是在那里睡觉。然后我理解了“真他妈的! 为何我要这么做? 为何我要花这么多钱,最终呢? 我却根本没使用过。”

有了朋友的鼓励,伊莎贝尔决定盖属于自己的小屋,从此不再被房租奴役。“我天真的想法就带我到我所说的那一步。恩,当然! 大家都说这是可行的,那为何我不试试看?”然后,她开始去做了。

伊莎贝尔有雕塑金属工作的经验,但建造房子可是另一回事,于是她利用她所能找到的资源。她说: “YouTube是个很大的灵感,一种让我学习的方式,例如,如何安装电力。”

事物如何运作的实践方式,及自己动手做的口头禅,对伊莎贝尔来说,是自由定义的一部分。 “我真的想回到原点,了解这些东西来自何处,并且要知道,当我想让它变暖活时,必须要自己生火。”她认为这是通往自给自足的道路。“当你付电费、水费,还付了一些根本不知道是甚么东西的费用时,这一点也不透明。 我想要找回这种浪漫的感觉,自行打理日常生活中,大家认为寻常且必须的事物,我真想回到这个开始。”

“我认为我的房子应该像个白板。我就能开始做脑海中交织的想法,我认为它应该是平静的地方。”

对知识的渴求不仅在自给自足而且在可持续性皆是必要的,对伊莎贝尔是深切的关注,是小屋运动重要的部分。 她说:“对我来说,使用自然纤维去建造非常重要,我不想用塑料或任何化学东西在里面。” 伊莎贝尔选用木制纤维作为保温材料,采用较为环保、并防止霉菌去保温建筑物的旧方式。 多数的租屋者对他们的墙壁、地板下使用何种建材皆毫无概念,伊莎贝尔在每一个步骤都精心挑选每一种材料。

小屋另一个令人兴奋的特点就是它的移动性。现在伊莎贝尔的房屋座落在KAOS的拖车上,普通汽车可驾驶它,并可停在任何地点。伊莎贝尔将移动性更进一步的提升,她兴奋地解释在金属制品工作的知识,她以钢铁建造房屋的框架,使它可被起重机从拖车上抬放到任何地方,例如,船或浮桥。这多样化功能是伊莎贝尔与传统生活划分愿景的主要关键。

然而,事实上伊莎贝尔并不能随意的放置房屋。不论是放在船上或拖车上,柏林许多地点都会收费。因为伊莎贝尔是KAOS的会员,她每月支付费用,于是她享有在那建造、保留房屋的权利。当房屋建造完成后,她计划将它移到柏林工业区的一个艺术社群处,那里她就无须支付土地费。虽然伊莎贝尔找到了免费定居处,但实际上仍很难完全的免于支付某些租金。

施工已迈入第三个月,屋子内仍缺少自来水与电力系统。但对伊莎贝尔来说,现在她能使用KAOS的基础设施,已算是宜居的了。一片巨大红色挂毯覆盖了主居住空间,里头有唱片播放器、满是书本的小箱子装饰着。伊莎贝尔说,空间意外的非常宽敞,总共约20平方米,可轻松容纳小型晚宴及聚会。大号双人床放置于阁楼刚刚好、厨房和浴室就位在主居住空间几步之遥。房屋大约是3.9米高,跟德国小屋合法规格是一样的,6米长,2.5米宽。

很幸运的,伊莎贝尔找到赞助商来做绝缘隔热设备、粉刷与其他企划提及所需材料,这绝不是件便宜的工作。她告诉我们,这个企画所需至少要2万欧元投资。这笔巨额款项将考虑用在设备、太阳能电池或其余施工期所需材料。多数人口袋并没有这笔费用,但对伊莎贝尔来说,有了赞助商Gutex, Kein和Pro Clima的支持下,一切变得可行。

“感觉就像把房租往窗外一扔,却甚么也拿不回来。”

更好的问题应该是,这一切真的值得吗? 伊莎贝尔解释:“当时我心中计算着,月付房租400欧元,我需4年去备妥房屋的所有费用,我住在柏林已3年了,本可以更容易的完成。感觉就像把房租往窗外一扔,却甚么也拿不回来。”

伊莎贝尔选择只追求她认为对生活重要的东西。但身为一名艺术家,对创造力甚么才是必不可少的呢? “另类生活的这个想法,回到你的根源与基本的东西,我觉得这是质疑你所谓的正常生活、你的系统与一切周围的方式。”她反思着。当一名艺术家,伊莎贝尔对她现在经历居无定所的感觉是激发人心的。“我觉得一身轻、或介于两者之间,我到底属于何处呢?”

小屋的环境对启发创造力是绝对有利的。“空间的大小并不重要,它应是一个认人师想也能休息的地方。”伊莎贝尔建议,指她过去在柏林搜集奇特物品的习惯,这些东西堆的公寓到处都是。对一些人来说,布满小摆设的房屋是灵感的来源,伊莎贝尔的理解是,她需要一个让思想沉淀的空间。 “我想我的房屋应该像白板一样,我就能开始去做脑海中交织的想法,我认为它应该是平静的地方。”

小屋运动已启发 许多人们对大冒险的想法。对伊莎贝尔而言,建造自己的家园证明你可过着自己想过的生活。 “这是我想告诉人们的,我想给大家这个能真正改变人生的小动力。因为我知道人人都有梦想的事物,但他们从来不敢放手去做,这件事其实关乎敢或不敢。”

然而,承担这样的风险也带来了警告: “我想说一切并非易事,这点很重要,你应该要严肃地看待。”也许最好避免将它作为单一的项目,伊莎贝尔笑说,“因为它单独就是种麻烦。”

伊莎贝尔计划将她所学所知传授给其他准备自己建造小屋的人。她计划开班授课,并与卢马汀(Martin Luli) 创造她称之为 “小屋实验”,去帮助他人开创自己的建筑旅程,因为迈向坚固基础的第一步至关重要。

伊莎贝尔目前尚未完成房屋建造,但当她完成时,她已计划了下个新企画“小屋时间”。 “我将制定每月活动,并邀请艺术家前来开音乐会、做即兴演出。”她解释,兴致勃勃的想象夏天人们聚集在她的花园里,或冬天依偎在火炉旁。

不但拥有自己的房子,还有自行建造房屋的能力,并知道如何解决问题是走向独立之路。伊莎贝尔强调,这关乎“经济自由、自由流动性,我可以到处骑,到处走,我不只是固定在一处。” “我自由的拥有自己的空间、无须与他人分享、我能自由的大声拨放音乐并不会吵到邻居。在各种意义上,如同我在创建自己的自由。”

我们拥抱说再见,伊莎贝尔跃上她的机车前往下一个会议。她是名为下个冒险奋斗的现代女牛仔,无论灵感将她带往何处。

欲知伊莎贝尔的最新企划可通过她的官网或追踪她的Instagram。在这里可知道更多有关共同工作社群KA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