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的新风貌: 99把椅子与追求愉快的工作场所

朱利安黎徳社梅是初创公司的创办人,对于未来我们将如何工作提出了前瞻性的愿景。像他同世代的其他年轻企业家一样,他的灵感源自于废除过时的工作模式、重组公司文化、将工作场所重新设计为一个有目的和自由的空间。这个驱动力产生了一间独特的公司,一间设计公司引入了一种新的工作模式,他们提倡并且具体化这个新模式。

Words

Tom Evans

Photos

Marili Persson

2014年朱利安与朋友法兰克史戴格共同成立了99把椅子,当时他们已知想创立的是甚么样的公司。这个想法是藉由室内设计专家将人们和企业连结起来而创建的平台。然而,他的概念不仅仅是卓越的设计,他们知晓我们的工作生活正发生变化,期望与抱负正在上升,公司也无不采取激进的新运作方式。四年后,99把椅子的45人团队其实是柏林最具创新工作空间中的幕后推手,团队本身也开启了创造人人可信赖公司文化的旅程。

当我们坐在柏林十字山区99把椅子时髦宽敞的办公室时,朱利安解释说: “我们为扩展生活而创造空间我们想帮助人们完成生活和目标对朱利安来说,我们所占据的空间,无庸置疑的对我们是谁、和我们所做的事将产生变革性的影响。他解释着: “这是成立99把椅子背后的主要中心思想,用设计空间帮助人们让大家感到快乐、更有效率和创造力。”

99把椅子团队中有全职和兼职的设计师,他们帮助创建管理居家与工作生活中的设计元素。最重要的是,他们已在德国商界中占有一席之地,与UberBioNTechLilium Aviation 和戴姆勒公司合作。99把椅子的公司理念是雄心壮志的,从公司翻修到实验室创新、大型共同工作场地等项目,他们提供设计的目标不仅在提升创新力和创造力、并激发快乐和满足感。

朱利安解释着,这并没有所谓的神奇配方,但某些要件是必须的。共同区域提供社交和随机互动的机会可激起自发性的创造力,当混合开放空间,安静、非正式会议室,则提升透明化和生产力。用舒适与时尚的装饰物、鼓舞人心的内设、充足光线和绿色植物皆对情绪上产生重要影响。并提供一同做饭、用餐的机会,一顿饭这个仪式也是将多数人聚在一起的机会。此时朱利安和法兰克正忙于宣传这个词,在德国、英国的会议中发表了他们如何看待你我工作生活的演变,尤其是年轻的世代所盼望工作上的目标、意义和自主性。

“我们想帮助人们完成生活和目标”

来自慕尼黑29岁的朱利安是个性格随和、安静的年轻人,去年他荣登富比士排行榜“30位未满30在欧洲零售产业推动变革的年轻创业家。与大学朋友法兰克共同成立99把椅子之前,他曾在帮忙创建贩卖汽车零件的网络平台Tirendo,年轻团队的一员。那里他学到了与志气相投的人工作是很重要的事。99把椅子的部分灵感来自于对企业文化的深度投入,这也成为99把椅子的企业理念,并继续将之融入设计工作空间的方法。

当然,这些日子里我们多数人早对酷炫科技产业偏好的豪华娱乐内饰设备感到孰悉 (例如: 滑梯、咖啡厅、瑜珈室、精酿啤酒),但我们经常看不到创造这些空间的工作。朱利安认为大家对如何创造一个完美、现代化的工作环境普遍存有误解。他说,如果认为转向开放式管理、摆张桌球和几张沙发似乎就完事了,这是一刀切的谬论。经常,这类中型企业将空间改成开放式,但员工们却不快乐,因为他们没有事先被征询意见。这是文化的一部分,老板觉得直接替员工决定要甚么样的开放空间很酷。首先你需要了解他们的组织是如何建立的。

对99把椅子团队而言,设计过程要达到企业共同工作的核心。建立开放、私人、安静和公共空间的平衡不只是根据企业的需求、还有企业自身文化而创造出来的。 朱利安笑着说:“这与桌球绝对毫无关联并解释周围的氛围与动态均同等重要这是让人们暂时离开他们的工作作息并和平日里他们没有机会互动的人一起聊聊。这反映在他们自己的工作空间上,优先考虑的是透明度(不管是字面上和比喻上而言)很显然透明化的一部分就是开放空间。我坐在这,法兰克在一旁,大家皆可直接地接触到我,这类更加透明的方式也反映在我们的内饰上。

近年来,企业提升透明化和互动性的趋势形成了公司新式组织和设计体系。AgileLean 和设计思考运动皆广泛运用从传统工作框架上到创新和效率突破的好范例。这些灵感也促进了世界各地合作现象的发展,其源自90年代末的小型企业社群到今日数十亿美元的产业。

在柏林,位于格尔利茨公园东边的一栋五层楼工业建筑物Factory的第二分店为最共同工作空间的最新枢纽地。应是这座城市里最广为人知的共同工作空间网络,Factory自许为创造明日世界使命的下一代商务俱乐部。他的成员由一群由自由工作者、各种规模的初创企业、和国际企业团队如: 奥迪、西门子和Zendesk而组成。

99把椅子也肩负了在格尔利茨公园Factory 14千平方米的内饰设计。起先这项任务是建造出鼓励共同合作的环境。朱利安解释 Udo Schloemer的创办人想要做全面性的生态系统,于是灵感油然而生这是个有极有企图心的概念,他不要把空间浪费在许多会议室或传统办公室上,他宁可将互动与合作关系摆在第一。

4层楼(5层楼为电影院) 里的开放空间、会议室、厨房,公司在这些地方提供了时尚办公、咖啡馆风格的工作环境,还有脑力激荡的舒适坐垫、有如图书馆氛围的安静区域。在中央餐厅用餐,离去后,你会经过大片阳光的后院,然后跳入到一个巨大、全黑的球形凹处地。听起来似乎有些夸张,但朱利安指出,有趣的主意不应该被低估,人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可决定他们想要的做的事。显然对他们而言,如果工作无趣,想当然他们在这也待不久,好玩不仅是表示玩耍,更是被公平的对待和对事情负责。

当然,这个地方不只有趣,连气氛似乎是受到自信、充满希望而被驱动着。就好像99把椅子团队设计了一间对未来工作展望的乐观陈列室,看来人人也都买单呢。

深入探索格尔利茨公园

兴起共同工作运动比渴望合作或迎接明日世界的野心来的重要。过去十年受到全球经融危机动荡的影响,全球传统全职工作职位逐渐减少,年轻一代也学习看待兼职工作不仅是必须也是理想的。根据Ituit 2020报告指出,2020年估计美国有40%的劳动人口中是由自由工作者、临时工及其他形式的自雇者所组成。相反地,80%的大型企业表示他们计划增加弹性劳动力得以缩减成本和增加效益。

共同工作空间已成为这些力量汇集的地方,他们不仅提供工作场所的基础设施,也提供了在咖啡厅或在家工作时缺乏的网络连结、合作及社群意识的独特工作方式。共同工作现象正崛起中,所提供吸引的族群不只是自由工作者还有来自大公司的团队。根据Deskmag2018全球合作调查指出,今年底约有 170万人在19,000共同工作环境地点里,近年来这个数字稳定成长中。

朱利安和法兰克成立99把椅子时,对公司运作设定了基本信念,他自问对员工该提供那些基本福利?”例如: 灵活的工时、家中办公、可自行决定该做甚么的自由,及自主权都是必要因素。然后他说,这其实是找到能胜任他们任务的团队。

“我相信要达成真正成长,你必须面对平常做不好的事情”

家中办公的灵感 (或电话沟通),弹性时间和其他替代朝九晚五的工时已越来越常见,即使在大型企业如戴姆勒和SAP中也是如此。但更激进的想法正出现特别注重文化的公司,99把椅子就非常严肃地看待此事。

朱利安解释,与人打交道有更自然的方式我深信,没有人该告诉你该去做甚么,举个例子,假如你无法做出正确的判断,也许你不适合这间公司,但你仍应保有决定权的自由。实施这个信念意味着经营团队公司里,没有老板、经理的正常结构。取而代之的是自我管理组织体系里毫无管理阶级,角色和责任皆为可更动并不断重复评估的。这个体制仰赖于信任、技术与自我领域工作的所有权。朱利安比喻着99把椅子核心价值就像拥有自己的狗屎

近年来,自我组织和自我管理团队背后的想法逐渐稳定建立。2013年网上时尚零售商Zappos 宣布将采用Holacracy上了头条新闻,一个全面自我管理上的领先方式与平台。即使拥有1500名员工以古怪文化出名的公司,此举动也震撼不少人。自我组织、自我管理文化仍被广泛视为工作混乱与理想化,对商界人士来说,权力分散为荒谬的观念。

但对向朱利安这样的支持者而来说,自我组织不仅是拥有真正文化创新、灵活公司的一种方式。我们来探讨他在99把椅子中如何发展及其背后的使命。朱利安引用Frederic Laloux 2014年出版彻底改造组织 深具影响力一书,Laloux分析人类组织在历史上从原始部落到早期宗教、帝国,启蒙机构和现代企业的演变方式。他指出随着每个新组织范例地出现,繁华与重大突破一定被后者加以改善。

Laloux用颜色去区分范例组织。橘色组织,同今日的主要大型企业具有阶级制度,由经理制定目标,给下属一定的自主权去完成任务。绿色组织中虽存在阶级制,老板就是领导者,也是解决问题者,但赋予企业文化的观念开始取代监督和策略。Teal为最新式的范例组织,其涌现自我组织、自我管理团队,去阶级化、强调关注目标、价值和自我实现的观念。

Teal组织可和生存系统做比较,自然法则适应改变和成长。朱利安解释,在传统企业里,规模越大、效率越低,但如果你看城市里,有些如法律的规定,此外的你一切是自由的,于是有了一定共识,这是我们想实现的目标。关于我们在工作和准则上有共同认知,价值观也是指导方针。”99把椅子的价值观,如瞄准目标当个企业家建立诚实和开放的关系可让大家做出自己的决定并承担公司文化。

他全然致力于这些想法,但朱利安也承认实行Teal组织的文化理念是趟艰难的旅程。我知道公司内部并非所有人都认同我们现在做的方式,这正演变中。他高兴去面对这些挑战我相信要达成真正成长,你必须面对平常做不好的事情,环境并非总是美好的,而是极具挑战,因为你要面对自己的弱点。那也是我想深入要求自己去做,真正让大家对自己能成为一个更好的人。虽然我们还没成功,但正朝它迈进。现在,我们的价值观之一为推动改变与学习。你要追求的是永远的提升再增进,你一定会不断地犯错,错误是非常重要的,重要的部分在从错误中学习。

相信朱利安对保证打造一个有热情、目标的工作世界,乐观情绪是容易的。当然在年轻企业家中希望看到工作将变得更自由、更有意义,他并不孤单。但他打造的理想主义品牌能够成为新常态吗? 抑或是这仅是令人婉惜的千禧年世代其众多又不切实际的期望呢? 朱利安笑了,承认千禧世代的确让大家变得更困难。但对他而言,无疑的,热情带来生产力,有了生产力就会创造出更美好的将来。问题在于,你能创造一个人人皆满足、快乐、努力达成目标的世界吗? 实际上可能吗? 我不得而知。我希望大多数人都可做到,因为这样会更有趣、更充实。并想象我们可以为世界做些甚么,如果人人都快乐、也在做自己想做的事,那会更有效率并有更多的变化。

99把椅子的最新动态可通过官网关注并从他们的Instagram获取灵感